中华园林网   我要采购 我要销售 苗木报价 资讯 园林助手 园艺 招标 论坛
·热门文字广告位招租
·最新低价出售:四季桂
·最新低价出售:八月桂
·热门文字广告位招租
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园林文化 > 园林文化 > 正文

欧洲景观规划的理论与实践


来源:项目管理网   发布日期:2007-03-22 浏览次数:
 

    过去完成的那些伟大的水利工程作品。在今天只能通过不同学科的合作才有可能完成、景观规划在这方面应该作出什么贡献呢,这个问题在景观规划师的教育中非常重要。分解规划过程以发现什么类型的知识是需要准备的,是成功完成规划所需要的,不同类型的知识进入规划过程,包括空间数据、本地化的理论、技术和工程解决方案,最后一个重要的是创造力-劳动力的分工导致规划过程中每个学科所处位置的不同。景观规划师应准备好担当规划过程中的协调者;他们应该能够实现各种利益的协调,在发展和保护利益之间寻找一个折衷的解决方案,他们应该能够创造一种和谐的,激励人心的景观的新的展望。

  水是许多文化景观和自然景观最可认知的特征之一。景观设计师应该准备好对现存景观内的无数水体给以充分的关注,水这一元素也许成为他们创造、重塑和保护的主题。景观设计师应该作出怎样酌规划,在这方面景观设计师应该具有什么样的能力呢? 

  如果景观设计学是改造景观,那么也是改造河道和水体的唯一学科的话。这个问题就不难回答了,在中国,很难把伊特鲁里亚人视为早期的水利工程师,考虑到古罗马人是怎样汇聚水流。把水用于不同的目的也是一样,伊特鲁里亚人和古罗马人都不是景观设计师,他们是水利工程师。像杭州西湖和北京颐和园的昆明湖这样宏伟的水利工程作品才更接近于人民期望景观规划师做的事。投入大量人力创造这些湖,得到的结果是美丽:壮观的景观。然而,工程方面的技术也是非常重要的。 

  有很多掌握广博技艺和能力的大师的那个时代早就消失了、景观设计师是过去重塑环境实践中唯一幸存的大师吗?答案是否定的。问题的复杂性、社会和利益的复杂性导致的劳动力分工,这要求交叉学科团队内部的不同学科之间的合作。可以肯定的是,景观仍然是一个完整的实体。景观设计师的教育问题就源于景观整体性的本质,有没有可能给重塑景观的学科划定界限?怎样才能使学生准备好在交叉学科团队里解决复杂的问题?

  一、规划程序和需要的知识

  规划和设计是具有一定特殊性的行为。当一个设计接近干发明时,新的思想和客观的知识即相融合。规划行为的独特性在于它可以以很多种不同的方式进行,一个设计或一个规划可以一种完全创造性的方式来创作,就像所描述的规划制作过程那样——“不可思议的直觉的跳跃”、在这种情况下,规划或者设计过程是完全内在化的。外面的人无法知道最后的结果是怎么得到的:因此,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魔术师”。一个景观设计师可以,一个水利工程师也可以,即使景观设计师作为领域内的专家进行咨询,也没有真正的迹象表明具体的专业知识是怎样被使用纳。事实上,很难发现具体的专业知识和不同专家对最后结果作出贡献的区分:当这个程序需要质量评估的时候,其规划过程的封闭性可能是一个很严重的缺点、 

  万一我们想为这样的工作培养学生,那么学生就应该在影响到景观演变的所有学科方面都受到良好的教育,比如水力学和水利工程学。但是,这样就够了吗,答案显而易见,我们可以预料,通常受过良好教育的景观设计师对水文学知识的了解比受过专门教育的水利工程师少。相反的结论却很难得出,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果自然科学的知识都要用到的话,我们应该教给学生多少水文学和自然科学的知识呢? 

  一个规划过程里的知识类型是非常异质的、规划的前期阶段需要将知识转化为获得各种信息的手段。规划的每个阶段都需要一种特殊类型知识的介入。卡尔·斯坦尼兹将规划过程分咸六个模型,与其所需要的六类知识相对应。下面我来介绍一种对规划程序非常相似的分解,也许会对这里的讨论有所帮助。 

  一个外在化的规划过程也许与我们日常生活中对行为通常的划分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第一步是建立起我们要完成规划的环境清单。这是规划程序中重要的一步,因为景观从来就不是无中生有的。通常是对现有景观的重塑,至少新景观结构中的一些肌理在原来的景观中就已经存在了。不可避免,我们要进行观测以知道场地内有什么。规划过程的外在化部分可能就此结束了,正如它在规划过程的每个阶段之后结束一样。 

  下一步需要建立本地化的理论。这一步骤与自然和社会科学进行的研究相似。规划程序需要科学知识和各种科学学科(比如水文学)研究而取得发展的理论作为外部的知识。这些知识在解释环境系统的功能时是必不可少的。然而,现成的科学理论可能不足以解释规划范围内发生的景观过程。这时就需要在当地环境内作些研究来理解当地景观过程的作用的机能,发展本地化的重要理论。 

  下一步包含对景观未来进化/发展的预测,这一过程有时被当作规划行为。在物质空间规划中.很难将对自发过程的模拟等同于真正的规划。但是.知道在没有任何规划干预的情况下景观如何改变是很重要的。自发性经常会影响人们对景观的期望的改变。很明显,预测未来的变化需要科学的知识,也就是普适性的理论和本地化的理论。 

  下几步可以视作真正的规划操作。在这几个步骤中,引入的是当地社会和整体社会的价值和价值体系,规划过程开始确立的目标在这里被给予解释。评价通常被理解为期望与现实环境状况的对比。现实状况越接近期望状况,价值就越高。价值意味着潜力。在规划过程中,价值代表从特殊的视角来看环境的清晰度,也就是一块土地对我们想达到的景观状态的适合度。这里就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知识了。 

  显而易见,有不同的利益也有不同的目标与景观的开发,改变和保护相关联。在此之前,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主要的知识来源(比如水文学),现在对景观改变起作用的学科也成为知识的来源(比如水管理;水利工程)。使用一个景观的潜力被定义为活动容量,也就是说技术上它是开发景观以及景观的独特性。因此,工程专家在此起关键作用。规划过程的外在化部分可能就此结束了。 

  下一步似乎展现了一个对可能性的不同定义,保护的目标和利益在规划所考虑的因素中变得非常重要。如果还不是最重要的话,这一阶段的规划过程所需要引入的知识很难被定义为工程学,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然而,任何引起景观质量下降的原因通常是环境考虑的因素中变得非常重要。如果还不是最重要的话,这一阶段的规划过程所需要引入的知识很难被定义为工程学,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然而,任何引起景观质量下降的原因通常是环境内部的活动,更准确地说是它的工程。这里需要的知识有些特殊。重要的不是工程的可能性.而是从社会价值体系的视角来看,景观的改变是否或多或少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同样.科学的知识可以模拟环境的改变,但科学知识本身是不够的。技术与环境的交互作用在这类模拟中是必不可少的。许多保护行为仅仅基于科学证据.这样做基本上是错误的。这甚至引起了另一个讨论——标准化代替规划过程的讨论。 

  有趣的是,标准化明显是一种仅仅基于科学知识作出决定的过程。在此我不会深入讨论,因为有两篇文章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一篇出自卢布尔雅那景观研讨会(2006年5月15日,未发表),另一篇出自伊尔库茨克的景观规划大会(2006年9月5—8日)。

  传统上.景观设计学是一门主要从事自然保护的学科;影响评价这类特殊的工作是否可以作为景观设计学领域的专门知识纳入规划程序呢,我要说回答是肯定的。然而,农业,林业和水管理等部门越来越多地声称他们的工作是可持续的,意思是说自然和环境保护是被整合到他们的规划中的。 

  评价阶段是规划过程中重要的一环,这是一个社会利益的分歧变得可见的阶段,也就是说不同的利益被图示化。分歧需要调解,这时“魔术师”的重要角色开始起作用。有人必须成为整个过程的协调者。这个协调者可能是景观设计师,也可能是水利工程师。但是。这个“领导者(pritaUSmter pares)“需要一类特殊的知识。此外,客观程序可能随时变成创造性的规划方式,确实.完全的外在化就会机械,也很难实行。外在化的规划程序使规划体系简单化,也简化甚至忽略了许多规划过程中应该考虑的因素,只有”魔术师”可以运用他的直觉力和博学来纠正简单化,综合阶段必须由“魔术师”的介入来实现。 

  二、结论 

  1.创造力和直觉力 

    直觉力对规划师来说也是重要的。创造力是必需的,是与规划过程的形式无关的。规划师应发展和提升他们的创造能力。规划师的教育和景观设计师的教育是相关联的。解决工程学任务的时候直觉力也同样重要,虽然在工程学任务里的任何事看起来就是一个具有足够专业知识的问题(Gazvoda,2002)。景观设计也就是创造力的良好训练,是任何规划课程的开端。另外,可能要把大学之前的教育纳入讨论中了,即许多激励直觉力的技巧是来自于对相关学科的探索, 因此,广博的知识看来也是不可缺少的。 

  2.方法论的知识 

    规划师能很好地了解规划方法的可行性是重要的,他应该能够综合不同方法的优点。很好地了解规划理论也是必不可少的。有人说,”没有比一个好理论更好的实践。” 规划过程经常被定义为一系列的数据转化,因此,景观规划师应了解不同方法在处理空间数据时所起的作用,以及如何将这些方法应用于规划过程。对规划方法的应用应该是景观规划师的强项。 

  3.数据的获取 

    测量和制图学,在劳动力的社会分工中,是将真实世界的数据绘制咸地图的学科,我们并不期望景观规划师自己绘制地图,但是他必须知道各种有关地图、制图技术和绘图法的知识。直接获取数据的一些技能(比如使用GPS)可能会非常有用,但并不是必须要掌握的。

  4.研究发现 

    景观规划不是一个研究行为,但离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知识,景观规划就无法进行下去。科学发现的应用是为了作出一个规划,而这个规划是能够实现具有生态和社会稳定性的景观的。一般来说,在一个交叉学科的团队里,有关社会和环境系统的必要论据是由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提供的。那么,未来的景观规划师们应该知道多少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呢,用”丰富的知识”这个词并不能准确回答这个问题。规划师懂得的知识越多,对外部专家的依赖性就越小,但是我们不期望景观规划师来代替不同科学学科的专家所起的作用。 

  5.研究方法 

    在规划过程中能够完成也必须完成一些研究。当今,人们期待规划对于真实世界状况的解释接近于科学思想。那么,我们要教给未来规划师们多少有关科学方法的知识呢?答案同样是不确定的。规划是一个非常受约束的行为,也就是说,它是在一个限定的时间和经济结构下完成的,而这些因素原则上是不会对科学研究产生限制的。因此.在规划过程中不应该有科学研究。确实,有时人们期望规划是基于科学论据的,这些论据在规划发生前就已经积累了。不过,现代地理信息系统为规划师把研究转换为数据的使用提供了可能性,这些数据是目录清单阶段收集的。这样的研究可能不会使规划过程变慢,相反它可能对于建立本地化的重要理论非常有帮助。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规划课程中至少应该包括一般地理信息系统应用的这些方法。 

  6.部门性的专业技术 

    有关部门性的专业技术在景观规划师关于水的改造和规划的讨论中被提及的最多。正如前述,景观是由水利工程、农业、林业等许多其他工程学科共同规划的。每个学科进行着自己的规划行为,与景观规划有着或多或少的相似点,方法可能相似;评价程序和模型可能相似;使用的数据可能是相似的。从理论的视角看,没有一个景观部门(规划和工程)。在景观开发和保护中有一些方面景观设计师是专家。举例说,德国的景观规划原来被视为部门规划,德国规划师原是作为部门专家,主要参与自然保护与休闲规划项目(Kiemstedt,1994)。后来是与景观的视觉质量相关的规划。当视觉评价仍是景观规划师的职责时,基于景观生态学的自然保护越来越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至少在斯洛文尼亚是这样的。究竟多少部门的科学技术知识应该教给景观规划学生呢?有所涉猎就可以了。只有一个例外,就是景观的视觉/文化质量,它依然被视作景观设计师工作的特有领域。 

  7.协调利益 

    规划过程中协调者的角色意味着景观规划师不属于任何一个特有部门。协调过程意味着要关怀文化和视觉可被接受的景观。这一陈述是可辩护的。尽管如此,作为在不同社会利益中协调者的角色,强调了景观规划师需要充分理解各个部门是怎样对景观作出他们的评估的。规划师的这些理解是为了使他能够对所有部门作出公平的考虑。此外,规划师必须意识到不同的公众可能会有特殊的利益要求.需要将其考虑到规划过程中。公众参与方法应该在景观规划教育计划课程中占有重要一席。

 


作者:伊凡·玛卢斯科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欧洲景观规划的理论与实践 2007-03-22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