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水景观 > 正文

《园林水景设计的传承理念》节选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24 浏览次数:
 

引言

  总觉得中国园林理水艺术所表现的应该不仅是科学技术,而是有深厚的、富有民族特色的人文精神。近二十年来水体景观在城市各种环境、园林及风景区中普遍发展起来,在人流集中或以此吸引人群的景点,“喷泉”设施几乎无处不有。而最新的高精尖技术的涉入,已使水体景观成为城市环境中最活跃、最漂亮而闪烁着生态光芒的一种园林要素。园林艺术的创作源泉一是来自今天人们生活的需要、审美情趣与习俗风尚等;二是对国外园林实践经验的参考与借鉴;三是来自中国优秀传统中可持续发展的部分;四是来自大自然的启迪。前二者在现实的理水艺术中已多运用;而后两者虽有不少优秀范例,但不够普及。

  中国园林理水艺术的萌芽如果说是从秦汉时期的一池三山、铜龙吐水开始的话,至少已有近3000年的历史。但自清代以后发展稍快,尤其是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近二三十年中已逐步走向欣欣向荣的局面,就像一株大树的枝干那样,展示出丰富而有序、壮实而多彩的风姿。两个集中体现园林理水艺术的典型实例,一个是被誉为万园之园的古代水景园——北京圆明园;另一个是最具现代化风格、又与人们生活融合在一起的居住区的水景园——香港听涛雅苑。一古一今、一南一北,前者为集中的大型园林,后者为融入日常生活环境的园林。这两个反差很大的实例反映出古今园林理水艺术发展的不同过程与风格。

第一章 中国古代园林理水的文化传统——根

  中国的园林理水概括地说,由引大自然(江河湖海)的水入园到挖池堆山,创造铜龙吐水、自雨亭、人工瀑布以及形声结合的动态水景,并赋以文化性的曲水流觞,造型的象征性和观赏的哲理性直到清代大水法的引进等,都说明中国古代园林的理水形式上虽然不及今日西方那么多样,同时多数是以湖、池、泉、溪、潭的静态水景为主,但又能做到静中有动,对理水的认识与欣赏,却是极为深刻而有智慧的。这也是中国园林理水迥异于西方的特色。

  中国古代水景园林理水的特色主要概述如下:

一、形声兼备以静为主的观赏性

  景,是园林游赏的核心。在我国古代的园林中,无论水的动态与静态哪怕是一泓平静的池水,其水池的形状都要有曲、有形;或于池中种荷、养鱼、植水草以供观赏;或设置有尾的石鲸鱼,“每至雷雨,常鸣吼,鬣尾皆动”而成景;或设铜龙吐水,相向而喷;或于池中设莲花状的石雕,泉水喷于池的水面如雨霖;或在池中建望鹤台赏月,宫人乘舟弄月影,称为影娥池,使平静的水面产生动态的景观,动静结合以赏水之乐。
  在明代西苑的什刹海东北角建有一个金海神祠,其中供奉有水府之神;而在北海北岸的一组佛寺建筑中,台顶有乾佑阁,形象壮观,被形容为 “倒影入水,波光荡漾,如入水晶宫阙”。这是利用自然的水面而创造的一种视觉形象景观——水中仙境,与天空中的海市蜃楼之景如出一辙,故理水之景已不止于水中,在水旁也同样可以创造水景。
  就以动态的喷泉而言,除汉代的铜龙吐水等形式之外,在自然风景区中,也有利用自然之水而产生半人工的喷泉形式的。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在他游历云南时就记载了借自然池沼之水以及池旁岩石的压力而产生的一种“自动喷泉”。
  及至清代,更是引进了西方近代喷泉的形式,而有圆明园长春园内西洋楼三大人工喷泉的出现,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园林理水形式的又一变化,也是中西合璧式的园林水景的集中体现。这些水景的设计手法虽然来自西方,而在建筑装饰、动物雕塑所表现的主题如鱼雁纷飞、猎狗逐鹿以及十二生肖报时等则取意于中国民间的习俗与故事,可以说是中西合璧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古代园林水景中的声响与形象的极具创意的二个实例:一个是江苏无锡寄畅园的八音涧。它是引无锡惠山的泉水,由山的腹地经过曲折的溪流进入寄畅园水池的西北角,沿着这条溪流,叠石砌成山间的石堑道,使水由石上跌落于堑道中,产生叮叮咚咚不同的回响声。细听之,犹如不同音阶的琴声一样,故名八音涧。人行堑道中,就听到那空谷流音似的回响声。这种独创的景观,也与中国文人们所欣赏的雨打芭蕉的声响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利用水声而成的景在园林中也不乏其例,如圆明园的夹镜鸣琴,避暑山庄的风泉清听、远近泉声,桂林的琴潭晚奏以及许许多多如秋涛、潮音、溪声等,大多是利用大自然的各种水声加以命名,或以文人想象而牵强附会上去的美丽名称,但如八音涧这种完全人造的水景,在古代园林中是并不常见的。
  尤有甚者是清代承德避暑山庄的日月同辉的形象景观。在水池旁堆山叠石造一个月亮形的洞口,利用白天的日光,计算着日影出现的时间,将月牙洞折射于水面,产生月形的倒影,这时天上的日光与水中的虚幻月影,就构成了日月同辉的景观。
  在风景园林中利用大自然水的特性而造成各种各样视觉水景的,多不胜数。其中有的如影如虹,有的如落如流,有的如雾如雨,形式极为丰富,形声并茂。但利用水面、突破时间概念,创造一种极具民族文化与性格的日月同辉的主题水景的实例,则是颇为罕见的。

二、神仙意识,民族情愫的象征性

  《汉宫曲职•仪式选用》中云:“甘泉园……激上河水,铜龙吐珠,铜仙人衔杯下注。”就是一种神仙思想的体现,而这种铜仙人衔杯下注的形式,被认为是世界园林史上的第一个喷泉的池景。
  汉武帝公元前104年建立建章宫太液池就有象征神山的一池三山景观,并一直沿袭至今成为中国园林理水的一种模式,尤其是在较大的皇家园林中,如今日仍可见到的北京颐和园、北海公园、承德避暑山庄乃至杭州的西湖等处莫不如此。在汉代修建的咸阳上林苑昆明池中,也立有石人,塑造牛郎织女的形象相对而立,其中间的池水,就象征天河。魏晋南北朝时期,北齐在邺成扩建仙都苑,苑中堆有五座山,象征五岳,在五岳中间引水象征中国的长江、黄河、淮河、济水四条独流入海的“四渎”,名曰东南西北四海,又汇集成为一个大海,海中仍有三个洲岛,象征三神山,这种象征手法较前又推进了一大步。及至隋代宫苑甚多,其中的西苑是一座规模很大的人工山水园,除了沿袭一池三山的神仙水景而外,更开凿了五个湖,五湖的形式更是象征隋代帝国的版图。
  而这种意识到了唐代,诗人李益在诗歌中则更为形象,已体现一池三山的园林理水设想:“仙钟撞撞近海日,海中离离三山出。”晚唐李商隐的«海上谣»更将这些神仙意识引伸到海底的龙宫之中,从天上的月宫到水中的龙宫的点点描述,都增加了仙境的神仙意识,为中国传统园林理水艺术的创作提供了一种形象与意境的参照。到了清代皇家园林建造已达到鼎盛时期,理水的象征性手法在被称为万园之园的人工水景园圆明园中可谓集其大成。
  至于面积较小的私家文人园林中则以文人的想象与诗情画意的描绘,而产生“一勺则江湖万里”的小中见大的象征性造园手法,创造出以一勺代水、一拳代山的咫尺山林和缩龙成寸的盆景艺术手法。这种将客观实物赋以文学韵味与想象的灵活运用,再加上主观实践的再创造,就构成了中国文人造园的高超、精巧的独有风格。
  至于在自然风景园林中,以神仙故事,民间传说等作为景点,或赋以人文的色彩者,则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杭州西湖白堤上的断桥。
  总之,历来中国园林理水的象征性,大多是反映出数千年来广泛而深刻的神仙意识和强烈的爱国民俗的情愫。是为其一大特征。

三、儒、道、释寓意深厚的哲理性

  中国的造园艺术和其他文学艺术一样,多多少少都渗透着古老的儒学、道学与佛学的思想或理论。造园又是一种比较超然而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因而一直以来受儒、道、佛学的影响尤为深厚,不仅影响道造园的形式如一池三山的模式,尤其是造园的思想与内容,处处都可见到诸家学说的引导,模仿或演绎。就整体来说,中国园林的基本形式是山水园,也可以说,标准的中国传统园林几乎都是“无园不山”,“无园不水”的。这也是迥于西方园林的一个基本特色。
  中国古代哲人如老子、孔子、孟子、荀子、管子、告子等都对水有各自的见解。老子在道德经中有一段关于水的精辟论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恶,故几于道。”他认为有道德的人,就像水那样,总是滋润着万物;水性柔弱,顺其自然而不与人争,又能去别人所不愿去的地方。一个人如果能做到这样,就可以说是领略到”道”的境界了。然后他进一步详细列举了水的种种善良之处,如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故有道德的人,都有如水一样的性格。给予水以极高的拟人化的评价。
  孔子对于水的评价也是很高的,认为水是有德、有勇、为善、循理、智慧而公平的。
  不仅如此,哲人们对水还具有很深的辨证认识;可谓“水性至柔,是瀑必动”“水性至劲,是潭必静”。动与静、刚与柔都是辨证的,水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所谓“水滴石穿”是也。可见水之性与理,能对人们处理事物有一种辨证的启示。
  古人对水的理解特别表现于园林中各种动态与静态的水景中,它能给予文人雅士以赏水的思索,也可以说是中国园林艺术中理水思维的习性与特色。
  静态的说水可以因鱼游而动,这是动静的辨证关系;而鱼游的自由之乐,也可使观赏者体会到自己的自由之乐。庄子论水(静水)的基本观点是:水至性,不杂则清,莫动则平;郁闭而不流,亦不能清,天德之象也。至于孔夫子的一句“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也能引发人们对时光流逝无情的感叹。故古人欣赏水景,是能由静中看出动来,也能由动中看出变来,透过表面的形式与现象,渗透入理水的内涵与本质。这种欣赏静态水的特色一直影响到皇家园林而有北京北海公园内濠濮间景点的建造。承德避暑山庄更有一亭命名曰“濠濮间想”。这些都是园林中以哲理理水建园的实例。
  在古代有一种盛水器,体积不大,不盛水时,器物呈倾斜状,故称欹器,当往欹器内倒水时则器物逐渐平置,直到水满则水倾倒出来后,又恢复倾斜状。由于它的倾斜好似弯躬行礼,而水满则倾覆,故以之寓意为“满着损,谦受益”的哲理名言。据说清代康熙皇帝曾将这种欹器,置于书桌上,作为座右铭(高约45.5厘米,宽14、长18.7厘米)。
  动态的水,如瀑、如潮有如万箭穿心,汹涌澎湃,故产生激昂奔放之感。所以用心来欣赏各种各样的水态,就会因人而不同,产生许多深浅不同的各自的欣赏情趣、情感与启示,这时的水,不就成了启迪人们极为丰富多彩的人生哲理思维的媒介了吗?

四、高雅脱俗。风格独特的文化性

1. 曲水流觞
  所谓曲水流觞是指古代的文人雅士们在每年(农历三月三)聚会于曲曲弯弯的水溪或小河旁,以一种带耳的漆器酒杯(称为羽觞)盛酒其中,任其在曲溪中漂游,溪水缓缓流动,有时会遇阻而停,或限时而止,人们沿溪而坐,当酒杯停在谁的座旁则将此杯中的酒饮下,并即席作诗。这是一种借饮酒赋诗以取乐的文人雅兴。此中形式起源于先秦时代,曹魏时代引入宫廷,在宫廷园林中模仿民间活动,逐渐演变发展为一种在水边饮酒赋诗的社交文化聚会。最典型的是公元353年王羲之在绍兴兰亭举办的邀宴,并作兰亭序流传千古。经过千百年的变化,现在看到的那种大多数是从明清时代留下来的古典园林中的流杯亭的形式。如恭王府的枕秋亭、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的流杯亭,这些也不过是晋代的缩影或象征。从整体来看,应是发展式微的表象而已。
  曲水流觞是由民俗的修契活动发展而成的一种高雅的文化娱乐活动,是从大自然引向人工的建筑群,它具有作诗饮乐的意境。曲水流觞是中国风景园林理水的一种别具风格的形式,它不仅展示出中华文明的理水艺术与高尚情操,也为我们今后创造园林理水的文化特色提供了有趣的启示。

2. 诗情画意
  唐代王维的《清溪》诗: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蕸苇。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写出了青溪长不过百里,随山峰回流,产生了丰富的水趣,溪中的乱石与溪水相撞产生的水声在两旁绿色的松树林中回荡,又与两旁的水生植物相衬映,写出了大自然中溪水的典型环境。可以说它是一首大自然溪水景观的绝唱,为园林水景的创造提供了良好的借鉴。
  诗人画家们对山水的描绘与理解是广泛而深厚的,其中许许多多的精彩绝句,被引用倒人工的园林中来。如李白形容庐山瀑布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已被引用到桂林漓江饭店的庞大瀑布群中,因而从形象及文化内涵上都赢得了人们的欢迎与肯定。香港海洋公园海涛馆顶部池中的岸石水涛,最高时可达1米,也颇具诗人孟浩然描述的潮涌“惊涛来似雪,一坐凛生寒”的韵味。
  至于各地的三叠泉也不乏从“上级如飘雪拖练,中级如碎玉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的描述中得到一些启示而产生一点点影子。而城市环境与园林中常见的14中水态中,有些也是如“飘者为雪、断者如雾、缀者如 、挂者如帘”的诗文描述了。如香港城门谷公园中的喷雾泉,随风飘荡,时而高耸入云,时而低迷萦回、时而雾色凝重、时而烟雾弥漫。

五、赏用结合,多种功能的综合性

  园林理水除了观赏、游乐之外,还具有多种实用性功能,诸如灌溉、生态、消防乃至防震需水等。就中国古代园林来说,还有几种与观赏结合的理水实例。
  ◆ 降温 唐代兴庆宫内曾建有一种亭子,名曰自雨亭,是利用天然的雨水或泉水,在亭子的顶部设法蓄积起来。天热时将水由亭顶徐徐降落如雨,人在亭内可享受降温之效,在亭外亦得观赏之乐。这与今日所造的瀑布亭(水帘亭)如出一辙。
  ◆ 报时 与今日的喷泉时钟相若。
  ◆ 操练水军 皇家园林的大水面常用作操练水军或以水游乐,如西汉上林苑中的昆明池、宋开封的金明池。
  ◆ 北京的什刹海在冬天则用作滑冰车的体育锻炼或游戏。
  综上所述的我国古代园林理水的特性说明,不仅理水的技艺早已有之,尤为突出的是将中国的历史地理及文化融入其中,创造出具有象征性、哲理性、文化性的相当丰富的理水形式以及意蕴广博而深厚、高雅脱俗的理水内涵,是值得我们研究和传承的。

第二章 自然界的水景形态——源

  中国风景园林理水的特色说明自然的美往往不仅是引起人们生理上的视听美感,更主要是体现于理水的人文景观和意识形态的共鸣,与之相随则是来源于中华民族一向遵循的自然观中国园林理水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

一、借自然之物

  古代园林,特别是大型皇家园林中的水,大多直接利用大自然的江河湖海或泉池。秦始皇所建兰池宫就是引渭水为池,上林苑也是引渭水为源。隋唐时代大型园林的理水在引水入园方面则更见完善。为了构成一个城市供水、游览乃至运输的诸多需求,而有“一引二凿”的理水、治水经营相结合的完整水系。宋代艮岳引景龙江之水构成雁池、大方沼、凤池等较大的水面,甚至创造了河湖、溪涧、潭瀑等诸多的自然水态于园中。南宋宫苑之水借引钱塘江和西湖之水。元代大内御苑太液池的水引自金河,并由此创造了万岁山蟠龙昂首喷水的人工喷泉形式。明清以来,除沿袭元代引永定河、金河、长河之水入宫苑三海之外,西郊的三山五园也无不引玉泉山的山泉及池沼之水为园。
  总之,园林之水,尤其是大型园林之水,都是引自大自然的水。即使在没有大的江河湖海之处,也是借用地下水形成的池沼水,而不是完全由人工集雨水而成的。

二、仿自然之形

  在利用自然之水造园时,与之相随的是必须具备盛水的池沼,并创造各种各样的水态景观,故池沼的形状、理水的形态也是仿效大自然形状为主,尤其是在皇家园林中,很少采用几何形体的大水面湖池。如避暑山庄的如意湖、颐和园的昆明湖等。在中国园林中很少类似法国凡尔赛宫中心的十字河或意大利庭院那种严谨的整形湖池形式。
  当然,理水的形式是与整个园林的面积、地形、地势等环境因素有关,但中国造园的因地制宜、造景随行以及建筑物布局比较灵巧、分散的特点,也是源于自然的一种倾向。在规整式的建筑群中的理水多为整形的湖池,以与建筑物相衬。但是即使是这种非自然式的池形,其池岸的砌石也仍然采用伸缩有致、高低错落的自然形式,甚至一条笔直的小溪流也在溪旁两边的叠石上下功夫,形成一条有曲有折,有宽有窄,池中植些水草的自然式溪流。至于园林内的各种水态,也是仿自大自然的水态,并借助于其他的园林自然物如山石、植物等。
  园林造景如能仿自然之态,必是水与山、水与石之相依,而不能单以水论之。而从营造水景来说,更须有植物,尤其是耐水湿及水生植物相配,才能构成完整的园景。

三、引自然之象

  自然界的天象是丰富多彩的:日、月、星、光、阴、晴、雨、雾等都能被引入园林中来。如影娥池可以乘舟弄月影;网狮园中的月到风来厅;避暑山庄的日月同辉之景。而如果要使水景之美具有文化气息,更富诗情画意的话,就一定要因借一年四季的天气变换,也缺少不了大自然中的生物现象(植物、小动物)等而产生的形、色、声、光等,使水景更美。比如九寨沟的水乃至吉林的树挂也变成了离开水面的水景或水态的树景。可见水引自然之象就能产生四季的美景:春水绿如油,复听池蛙声,秋江红色半(树影),冬看雪挂松的极视听之娱的丰富多彩的水景。

四、循自然之理

  从园林理水的形来看,任何的水都是有源的。故自然式的园池理水时,要做一个似曲折无尽的源头,这就是循其理。但更深的水之理,则是在静赏各种水态时,能使游览者感悟到水的内在哲理,从而能更深地悟到人生之理,就如庄子观鱼游水之乐而体会到人心的自由自在之乐一样。 总之,水的八德内涵之理,能予人赏水景启迪之理,所以,中国人对水的欣赏并不止于水的形、色、声等外在美,而是能深入到水所体现的人生哲理的隐喻。无论江河湖海、潮瀑雨泉均能给人以“理”的联想与启示,而获得一种深层次的美育的感染与熏陶,这就是水的自然特性的体现。

五、传自然之神

  自然界丰富多彩的水体是客观存在的物质,通过欣赏者的诗情画意,可以使水景出神入化,提升到更高的艺术境界,表现出一种神韵。描述大自然的瀑布中,除了李白的《望庐山瀑布》的绝句外,要数徐霞客游大理玉龙山所写之瀑最传神韵了。
中国传统园林许多水景理水都能传达大自然水景的形、色、声的神韵,如八音涧;而现代人工水景借助于高科技的力量几乎达到了“无所不能”的技艺水平,其广度和深度都大大超过了古代的理水。

第三章 园林水态的类别——干

  从景观的角度看,水态可以分为四大类型即喷涌、垂落、流变及静态。

一、喷涌

  喷涌是指水体由下向上喷涌而出的一种水态,也是地下泉水向上喷涌的一种自然形态。这种喷泉形式经过人工长期以来的研究发展,喷涌的载体如水池、水管变化万千,从而也产生水体本身喷涌形态的千变万化。
  以水态而言,从最初的单线喷,发展到直上喷、抛物线喷、面壁喷和水纹型喷等,更出现了蒲公英花型、蘑菇型等各种各样的花样喷;还有柱型、锥形的高低喷柱。据介绍,国外最高的喷柱可达到261米,相当于80层楼高,此喷柱位于亚洲沙特阿拉伯,名曰吉达喷泉,是抽取红海的水而成的。
  最简单的间歇泉,是以单线、多线的喷眼,逐步间歇地喷出,最后达丰满、完整的喷泉形式。有的则由水线化作喷雾,做到定时、定量,或借助自然的风而漂浮空中形成雾景。还有定时控制的间歇泉,更发展到滚动式、移动式的形态。滚动式喷泉是利用欹器,水满则倒掉,每次倒掉的方向不同,时而东,时而西…从总的效果看,欹器如在池中间歇性的滚动一般。移动式喷泉则是以各种单线成排成行地在一个广场的地平面上,由外向内,或由内向外,作间歇式的位移,因而出现了不同位置的喷泉,最后则全部开放各排喷泉而达到整个广场全面集中喷出的水域高潮。时间稍长,至完全不喷平息后,又周而复始地继续间歇、位移,增加了灵活变动的喷水情趣。
  这些不同的喷泉形态,配以音乐,就构成一种美丽的舞姿,产生悦耳的音乐,就是目前最时尚、也是最受大众欢迎的音乐喷泉。新加坡的一个音乐喷泉,是目前亚洲最大的室外喷泉之一,呈半圆形大舞台布置,高有三、四层,并有宽阔的假山,由假山中流出瀑布当音乐响起则池中水柱漫飞舞台,场面极为动人,可容万人的看台为之雀跃,景观异常宏伟。音乐喷泉最美的是每当夜幕降临,周围一片黑暗笼罩。衬映出五光十色、水舞雀跃的时刻。如北京东方广场前的音乐喷泉。
  涌泉则是水体向上冒出不甚高的一种水态。涌与喷的区别一般只是习惯的概念,并无严格的科学界定。俗称的涌大约在1米上下,最显著的特征是水量较丰沛,水态也较厚积,由无色变成白色,喷泉有时也会如此,但其水色的透明度较高一些。

二、垂落

  垂落是水体由上向下坠落的一种自然水态。最常见的是降雨,它是一种人类生存所需的自然生态现象,有狂风暴雨、瓢泼大雨、滴响中雨以及菲菲细雨的自然景观。人类对这种自然现象,有刺激、恐惧、聆听、观赏、遐想的反应,往往成为诗情画意的启迪元素作为园林水景欣赏的一个方面。
  人工垂落水态最常见的是瀑布与水帘,在大自然风景区中尤多。瀑布是水由高处向下悬空自然坠落的形态,由于载体(山石)的布局、位置、体量、高差差别很大,就产生了极为丰富的瀑布形态,如线瀑、飞瀑、人字瀑、白龙瀑、黑虎瀑、葫芦瀑等象形瀑。大体上可归纳为四种瀑布形态,即水体的宽大、集中、一泻而下者,谓之瀑布;狭窄如线者则称线瀑;分散均匀而细又透明如纱者则为帘瀑;分散均匀,但水量较大者则称水幕。不论它是如布、如线、如帘、如幕,都是观赏者细赏其形的审美观的反映。如我国最大的瀑布之一黄果树瀑布,宽80余米,落差60余米,夏季流量每秒达二千立方米。
  夏季雨量大,尤其是雷雨过后,瀑布怒发如奔,冲击潭水溅出数米高,气势宏伟。
  城市广场建成比较宏伟的瀑布有桂林市广场诗情瀑布、广州火车站瀑布等。
  水幕的形态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水量较大,厚如帷幕的如水幕电影,需要一定厚度,才能反映电影的图象;另一种是水量较小,均匀分布,透明如纱,如窗帘,这种水态不仅应用于园林,也应用于城市的各种环境与建筑物中,在许多情况下,水帘常常作为一种增加朦胧美的措施。有时,甚至做成一种“假水帘”来获得增加层次与朦胧的效果。

三、流变

  水是一种无定形的自然物质,它可以随形而变,故可以完全由人工创造不同的载体而产生不同的流变形态:既可以由上流下,也可由下而上喷涌,更可以肆意流变而产生如水涛旋涡、壁泉、管流、溢流、泻流、叠水以及溪港等多种水态。以溪水为例说明流变水态的丰富多样性。
  溪水是线形的水态,它源于山区的池潭沟壑,受流域面积的制约,不同情况的溪流形态差异很大。有的长可达百里,短则仅数米或数十米,但一般多曲折,无论水量大小,总是流动的,或急流湍湍,或涓涓淙淙。溪流经过长途跋涉,杂质、污染多被溪石沉沙过虑而变清澈。
  溪旁两岸自然生长着的树木花草,不仅可以形成林木葱翠花草丛生、形美色艳、气味清香的视觉、嗅觉环境,更可以因这些溪石、植物、动物而产生水声、风声、鸟语、蛙鸣的听觉环境,故溪水本身就是一处十分完美的生态美景。
  如果在人工园林中能引入、借鉴或仿造诸多的自然因素入园,再赋以人文的内涵,则定能创造出十分丰富、理想而意味深长、文化意蕴高雅的一种水态。
  溪水属于流变的一种水态,形式甚为丰富,仅从园林角度看,可大致分为三类:

1. 以植物为主的生态溪
  以植物为主的生态溪又可分为花溪、树溪、草溪、生物溪。
  (1)花溪 如海棠溪、芙蓉溪、桃花溪以及荷塘中开辟的荷花溪、白莲溪等。古人描述的诗词有王维的《莲花坞》以及李清照的《如梦令》,最具浪漫田园兴味的莫如晋代陶渊明描写的桃花溪。 溪水多流于谷底,而谷间多生幽兰,故兰花溪更是一种寓意深刻、令人产生高雅脱俗境界的一种花溪。兰花溪往往是处于那种“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荫”的环境,具有一种“不与人争”“不以无人而不香”的那种自恃的骄俊之态。
  花溪之设完全可根据设计者的立意,因就环境,选择花种而获得所需要的生态环境。花溪是最能再不同季节产生丰富多彩季相之美的一种水态。
  (2)树溪 各种耐水湿的大小乔木均可构成树溪。其独到之处在于它可以设计成具有高大宽阔的绿茵水面空间环境。如果不是单一的树种,而是多种植物的组合,配置适宜,则更可产生红花绿叶、姿态婀娜的季相之美。
  (3)草溪 在植物生态溪所展示的水草景观,目前尚不普及,多依自然的水溪、水温而设、如水温适中,冬不结冰、泉溪中水草植物攀附溪水泉石之中,水流清澈成为欣赏各种水草的胜地。在大自然或大园林的偏僻之处往往有自然生长于溪旁、沟旁的杂草丛生之处,极尽自然野趣之美。即使乍看起来显得凌乱,但能使人产生很自然的美感。毫无雕琢忸怩之态,显示一种自然而朴实的野趣之美。
  (4)生物溪 在有条件的园林溪水中可饲养一些小小的水禽动物,使溪水景观更为活泼,富有生机。

2. 以石为主的石溪
  以突出水中、水旁的大小石块为主,有水流、石块,就可构成各种各样的水花浪石,或急流腾冲,或湍流击石,或涓涓细流,或滢滢回旋,水花四溅,仪态万千,形成一种水与石的交响乐,如杭州的九溪十八溅。
  石溪的设计贵在选石。石质石形——从观赏角度夺定,并不是任何石块都可作为园林中人工石溪材料的。石的配置更须精心构思,根据水的流量、流向做好大小石块的具体位置及组合方式。一般要求达到有丰富多彩的水态,有畅有遏,有流有止,使水面能泄也能积,则水面有大有小;水态也会有激有缓,有潺有滢,则变化多端,水景形象丰富。在北方应特别注意冬季结冰、旱季断流时期的景观,此时石的大小高低、形色位置等显得更为重要。

3. 以一定主题为特色的文化溪
  园林中的溪流设计最好也赋以一定的文化康乐内涵,并配以相应的设施,如湖面上的音乐会、赛艇夺标、夜游泛舟赏月等一样。曲水流觞石中国传统理水最具民族性、文化性的一种方式。另外可以结合广泛的历史文化题材。如浙江天台山国清寺的“一行到此水西流”,仅仅以此点题、立碑就给游人带来一个僧人求道的传奇故事,而将这条溪水赋以禅意的历史性、文化性的内涵,从而加强了溪水的可赏性与教育性。即使不具备这种历史文化性的客观条件,也可以由设计者构想出许许多多与寓言故事、雕塑文化乃至自然生态等与时尚题材相结合的内容。如香港的一个居住区内,利用地形设计了一条长达百余米的溪流,其特别之处在于一段溪流处放置了一些黑褐色的鸭子群雕,他们或立或蹬、或俯或仰、或东或西、或群或孤,仪态变化丰富,远观仿似真鸭,黑色与黄色溪岸对比强烈,长约6~7米,成为整条溪流中最引人注目的精彩段落。

四、静态

  静态水面是相对而言,静态水景只是说明它本身没有声音、很平静。这些都是人的视觉、听觉的主官感受。园林风景中的静态水面,大者如武汉东湖、杭州西湖、北京昆明湖…小者为一池一潭。中国传统园林中的静态水景设计,首先是着眼于其载体的形式,如一池三山、四渎四海,有源有流,有聚有散,然后给以动态的利用,如观鱼游、蛙泳、观水草、赏荷、造影等等。而外在的自然因素如风也可使之变为动态,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由此而产生那些富有观赏性、象征性、文化性、哲理性的人文精神的内涵。
  静态的水虽无定向,看似静谧,却能表现出深层次的、细致入微的文化景观。

第四章 园林水景的陪衬物——叶

  水是美的,但是更需要与之相衬托的景观饰物如驳岸砌石、渡桥汀步、水中生物、实用小品(如水钵、饮水器)以及雕塑等和观景三亭、台、榭、船甚至玩水的游戏设施、小游泳池等,才能使园林理水艺术更为丰富。

一、观水之亭榭

  水际安亭是常理,或临水建于岸边陆地,或跨水建于水中。更有一些特色的水景亭如观瀑亭、听涛亭、望江亭、观潮亭、流觞亭等,多设于不同水体、水态的最佳位置,并须与主要观赏水景的体量大小、形态环境、风格等相适应。较大的静态水面中往往设离开水岸的湖心亭;大型园林中的大水面更设长堤或长桥(桥亭),可观景,供歇息,也增加了平静水面中的波浪与起伏的动感,如北京颐和园西堤上的桥亭。现代的桥亭内容和形式均有了较大的变化。

二、渡水之船桥

  根据园林水面的位置、面积、形状、水量等种种情况而设置的园桥形形色色、千姿百态、不可胜数。汀步的设置可高可低,可大可小,可为人工的几何图形,亦可为自然的石块,皆能增加渡水的趣味。园林中的小桥形式丰富其中不乏精巧简洁之作,有的石板桥拚结、大小各不相同,装饰性、趣味性甚至超过其交通的使用功能。船在园林中除了用作游览之外,常常作为水面的装饰物,甚至是一种意象“水面”的装饰物,有船无水。如古代园林中有一种旱船称为不系舟,可见于同里镇退思园。

三、水生动植物

  水旁的乔木可以遮荫、护岸、成景,或构成画框。灌木、草皮和地被植物可以起到挡景、固水土、护驳岸、丰富水旁色彩的作用:有的直接构成水旁的“绿壁”;有的则在水旁的墙壁上爬以蔓性植物而形成“绿障”,使水面空间完全为绿色所覆盖;多层次的各色花与叶构成高低不等、色彩丰富的树丛,统一于一排水杉林背景树前也成为水旁十分诱人而耐赏的绿色屏障。水生植物的合理搭配可以形成耐看的生态景观。
  水生的小动物在园林中当以观赏鱼类最普及,广州的宝墨园称得上是一处以观赏鱼池泉水为主的文化水景园。

四、护水之驳岸

  驳岸的景观应根据园林中的水体、水态及水量的具体情况而定:大型的风景区或园林的水面,驳岸景观一般比较简洁、开阔,水、路(白色栏杆作界线)、缓缓的草坡,与林冠线丰富的树林可以组成十分醒目而美丽的水景;园林小水池驳岸要求布置细致,与各色花草、石块相结合。
  一般的园林水池多以石中栽树木花草,或树木花草中嵌石块的土、石岸相结合的方式为多。而且不同的段落可以有不同的方法,或以乔灌木为主,或为堆叠高达三、四米的假山直接临水,其中还有小水洞可入,大大地增加了水与石、与植物的综合水景效果。

五、水景中的小品

  园林小品是理水中不可缺少的因素,包括附加于理水的种种实用的或装饰性的小品。
  1.各种水体、水态设计构思的建筑小品
  如壁泉的墙壁,管流的各种形式的管子、喷泉的鱼嘴喷口、叠水的台阶等,各种水态都必须依附于一定设计的器物(如圆形小品)。
  2.突出水面的特色小品
  为了加强水的意念,常常在装饰设施上增添与水有关的小品。运用最多的要数水车,无论水车是置于陆地或水旁、水中,更不论这水车是真是假,只要有水车之形就能产生水的意,而成为加强水景的特色小品。
鸭子是浮游于水的,在不宜养鸭的小池中,用细线系着两只塑料鸭,鸭子可随风而浮游池中,加强了水景的动感。有的则采用一种动态水柱,使水体竖立成水晶柱,柱内水泡自由浮动,或将水晶体作成琴弦状,伫立于花团锦簇的花境中,使水与花二者相得益彰。
  3.锦上添花的小品
  为了丰富大水面的色彩,或增加趣味,有以色彩鲜艳或形状奇特的游船、水上自行车、荷花灯或其他小饰物来打破单调、沉寂的水面,或在池底涂上鲜艳色彩的纹样等等。
  水中雕塑 这是最普遍的园林理水设施,如珠海的立雕珠海渔女。

第五章 水景园实例——花

一、中国古代水景园——北京圆明园

  圆明园可称得上使规模最大、水景最丰富、最有代表性的一座古代人工水景园。圆明园人工开凿的水面占总面积的50%以上;其水面的划分大小不同,有聚有散。聚者如福海宽达600多米,散者以大小湖池、河流、溪涧流动于全园各地,构成一个兼有湖光山色之美,溪涧幽谷之深、河道迂回之曲、港汊纵横之潆的水网化的景观体系。具有河港、湖池、泉潭、溪涧以及后来引进的喷泉五大水态,水式也相当丰富。

二、现代水景园设计——香港听涛雅苑

  位于香港沙田临海地段的一个居住区,绿地面积5700m2,水面约为1700m2,以澄绿碧水为主题,以动态水景为主,故名听涛雅苑。设计了10种水态,8个各具特色的水景空间。

1.入口瞭望水面空间
  由入口沿台阶登临双座式建筑大厦时,在这两座建筑蓝色檐阁内,有一道长条形浅浅的水池,通过一座小桥,眼望前面一片水景,似乎整座大厦浮现于水中央,将悠悠水乡意境引入室内,一步一步向前行,则展示一个一个千姿百态的水景,听到一曲一奏的水声,时而清浅低唱,时而深淙滴滴,时而婉转回环时而磅礴奔流…其形其声,将大自然动人的画面与音韵引来一种纯清的人与自然的共鸣。

2.淙淙水晶帘空间
  进入后的首个实景:高2米、宽8米的石壁,水由壁顶如帘幕一样徐徐降落入水池,其旁配以株株椰树,点点海石,形成一处方水晶帘的舞台空间。

3.水石交融的喷涌空间
  在游廊环绕的一角,在喷泉池中央的铺装广场中心,立有一座精雕的水景设计,在花岗岩喷泉上嵌饰一个有游鱼、贝克的浮雕,从石顶上溢出清澈的泉水,再配衬着新颖别致的古典花瓶造型,营造出一种浪漫的、古雅的水景意境。

4.流畅的水滑空间
  在一处缓坡上,修建了一条宽约1米长约8.2米的S形溪流,溪水量丰而流速快,人可从溪的源头处顺溪水弯曲向下流出,左右旋摆,还能激起一些浪花,最后滑入静水池中,当溪旁两岸的树木长大后,更加强了一种自然生态的玩水情趣。

5.叠水桃源洞空间
  在命名为环礁湖的静水池中,耸立着一座人造的山石水岛,岛上遍植热带的棕榈、椰子及蒲桃、扁桃等树木及其他花卉,在山石间辟凿小径,穿越洞穴,洞穴也有水滴其中,而洞口之山顶,则有一泓丰沛的泉水,分两股叠折而下,形成颇有气势的叠水岩洞空间。

6.诗情画意的静水空间
  以一堤分割水面,堤中扩大为一小岛,环湖与堤岛上均栽植各色树木花草,白天,湖面波光粼粼,轻风送涟漪;月夜,倒影朦胧入画,蛙鸣兼萤火,形成诗画意境的水面空间。

7.椰林瀑布空间
  在一个自然式狭长水面的一端,假山上一源分二流叠水而出,至假山岩边跌落成双瀑入池,瀑布高约5米,声如宏钟,势若飞流,在椰林中回荡,亦如双龙下海,气势非凡,令人振奋。

8.休闲泳池空间
  自然肾形泳池营造了休闲式的园林气氛。泳池旁有假山,泳池中有小岛,泳池边还有沙滩,泳池以外的空地,树木花草掩映,桌椅亭柱相望。
  水态设计有:喷泉、涌泉、瀑布、水帘、水幕、叠水、溪流、水滑梯、水旋涡以及静水等10种。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园林水景设计的传承理念》节选 2006-11-24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