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城市设计 > 正文

设计的本质与城市设计的乌托邦定势——关于城市设计性质的哲学思考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24 浏览次数:
 

  城市发生、发展的每个过程都不可避免地融入了人类的思想、意志、决策、判断……所以,古斯塔夫(Spiro Kostof)在《城市形态》(《The City Shaped》)一书中就断言:城市是人为的,而不是自发形成的[1]。城市设计作为塑造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的手段之一,对于规范和引导城市的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在当前中国的城市设计理论研究和实践中,人们对城市设计重要性的认定已达成共识,城市设计被公认为是解决城市发展中所出现的诸多问题的“灵丹妙药”。而在这样一种城市设计热潮中,如何冷静和客观地审视城市设计的性质,避免过分夸大城市设计的作用,反而成为一种必要。正如城市规划主要注重对城市进行社会经济发展研究,并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而建筑学则侧重于对单体建筑的功能和形式进行整体把握和艺术创作一样,城市设计也只能在城市发展的某一方面发挥出力所能及的作用。城市设计作用的发挥,除了受到社会、经济、文化、技术等条件的影响和制约外,还必然受到本身理论构成、学科特征和方法手段的限制。因此,应该从深入探讨设计的本质属性出发,客观地认识城市设计的性质和作用。

1、设计的本质

  一般认为,所谓“设计”是指设计主体根据其对设计对象客体特征和发展规律的认识,以及预设的客体发展目标,预先制订方案的过程,这亦是一个价值判断和取舍的过程。所以,设计活动的进行,不能脱离处于一定社会历史环境中的设计者的认知能力和价值判断标准而孤立地存在。因此,“设计”必然是理想的,并且是具有历史局限性的,在理想与现实、投入与产出之间往往存在或大或小的差距。

  “预先性”与“价值判断”是设计定义中最重要的关键词,它们共同决定了设计的本质特征,即设计的未来不确定性和设计的价值属性。

1.1 设计的未来不确定性

  设计活动作为一种面向未来、预先设定发展目标、安排行动方案的活动,既具有未来导向性,又具有很大的未来不确定性,因为设计活动是基于设计者对现实状况、过去经验和未来发展趋势的总体认识。由于人类认识活动本身的局限性,再加上客观条件的限制及环境条件的不断变化,设计对行动方案的选择和对未来发展方向的导向只具有相对的“合理性”。所以,设计是否有价值,并非取决于其是否能够提供“完美”的、终极的发展目标和行动方案。认识到这一点,将使我们能以一种更加客观的态度和发展的眼光来评价设计的过程和设计的结果。

1.2 设计与价值

  价值是人的主观愿望、需求和意识的产物。价值体系是行为、信念、理想与规范的准则体系,是社会性的主观规范体系。“人类都是在一定的价值体系处境中思维、生活与创造的。”[2]设计中的价值就是以价值为标准对现实中的各种现象和问题进行把握,对发展目标和行动方案进行评价和选择。设计价值的存在表明,设计一方面要受到社会总体价值观的深层影响,另一方面又要受到设计者个体或群体价值倾向的影响。所以,设计并非一种纯粹客观的行为,设计理性既是客观理性和主观理性的结合,又是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结合,它既追求客观真理,又追求幸福、美好、正义、善良等与人类情感、经验、意志、想象和直观能力相关的东西。

1.3 设计与创作

  马克·第亚尼(Marco Diani)认为:设计应该被认为是一种技术或艺术的活动,而不是一种科学的活动;设计……似乎可以成为过去各自单方面发展的科学技术和人文文化之间一个基本的和必要的链条或第三要素;设计是接合艺术世界和技术世界的“边缘领域”;在当今社会中,设计过程正与艺术创作接近[3]。

  在工业社会(或现代社会)中,“工具理性”或“计算理性”占主导,而设计正是在“工具理性”之外追求一种看起来似乎无目的的、不可预料的和无法确定的“抒情价值”,从而体现出一种创作的特征。

2、设计的乌托邦定势

  设计的本质特征使它体现出一种“乌托邦定势”[4]31~39。

2.1 “乌托邦”概念

  “乌托邦”(Utopia)一词最早来源于英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英国人文主义者托马斯·摩尔(Thomas Moore)在1516年发表的《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托马斯·摩尔将希腊文“没有(ou)”和“地方(topos)”组合成“Utopia”一词。此后,“乌托邦”一词便广为流传,被用于表达一种超越现实的社会理想,一种为人们所追求和渴望的理想“生活环境”。

  从科学和实证的立场出发,“乌托邦”常常被当作“空想”的同义词而受到批判。然而,正如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德国哲学家布洛赫在《乌托邦精神》一书中所认为的:对“乌托邦”的追求其实体现了人类企图超越现实去创造一种属于未来社会的发展理想和创造潜能,它能激起人们超越现实世界的创造性冲动和批判精神[4]32。

2.2 乌托邦定势

  所谓“乌托邦定势”是指人类拥有的对理想生活空间的渴望与冲动。甚至可以认为,“乌托邦定势”是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内在动力。从设计的本质来说,“乌托邦定势”所设定的目标是人类当前尚未达到的状态。它一方面包含了人们试图超越现实的创造冲动,体现出一种英雄主义的色彩,另一方面,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又常常使它具有一种悲剧色彩。从这个意义上说,设计中也存在一种“乌托邦定势”。

  通过对设计中“乌托邦定势”这一提法的分析,我们可以体察到设计中人们普遍存在的心态,这将有助于我们从更高的层面对设计进行更加冷静和客观的审视。

  巴别塔(Bable)的故事中就描述了这样一种情形:人们汇聚在巴比伦平原,试图建造一座通天塔,以显示人类的力量,但由于上帝的干涉,搅乱了人类原本用于沟通的同一种语言,最终人类的努力失败了。然而,在著名画家埃舍尔的木刻作品中,我们仍可看到那座虽未建成,但依旧高耸入云的通天塔静静地矗立着,直指苍穹,它显示了人类试图超越现实世界的深层力量。

3、城市设计的性质

  设计的本质属性和其“乌托邦定势”决定了设计活动固有的客观局限性,但这并不是说人类的“设计”是徒劳无益的。正如前面提到的,人类社会之所以不断地向前发展,正是由于人类对自然和社会运行规律的不断探索,以及人类在改造自然、改造社会,为自身赢得更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的过程中,竭力体现出的对“客观规律”的认识。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应认识到“设计”活动的这种特征,并且以一种历史和发展的观点来客观地看待“设计”活动,这其中当然包括“设计”城市的活动。

3.1 设计的本质属性与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是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以创造和改善城市空间环境为目标,以城市形态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对城市形态构成要素的研究,组织和协调各要素之间的形态构成关系,以达到对城市形态的总体把握,创造出能够表达和满足人类物质和精神文化需求、体现人类自身价值、适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城市空间环境的意向性活动,这也是一个选择和制订城市空间环境发展行动方案的价值判断过程。

  与一般性的设计活动一样,城市设计活动也是主观愿望和客观条件的结合,是虚拟图景和现实环境的结合。因此,城市设计从本质上也必然体现出设计的固有特性。

  (1)城市设计成果的未来不确定性。

  对于城市设计这样一项在广泛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技术背景下开展的设计活动,一定要形成一个一劳永逸的终极方案无疑是武断和徒劳的。在城市设计的过程中,面对复杂多变的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任何设计方案似乎总是跟不上现实的发展。当代中国城市高速度、大规模的发展,使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更加凸显。

  城市设计活动未来不确定性的客观存在提醒我们,城市设计与其说是为了追求一种预定的终极蓝图,不如说是为了努力建立一个具有外部适应性和内部可调整性的行动框架。这种行动框架应当具有一种结构,从而可以应对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做出某种程度的拓扑逻辑变换,而不是在瞬息万变的现实面前企图“以不变应万变”,却往往弄得自己疲于应付,甚至动辄就对原有设计方案推倒重来,另起炉灶。

  (2)城市设计的多元价值特征。

  城市设计的过程,是对现实的城市空间环境进行分析和评价、发现问题、确定城市空间环境未来发展方向、提出设计原则和构思,并且制定实施准则的过程。这一过程的每一个步骤都离不开设计人员的价值判断。在当代社会,城市设计更是受到功能主义、人文主义、形式主义、系统主义等多元价值观的影响,在实践中体现出不同的观点和方法。

  (3)城市设计的创作特征。

  城市设计以城市形态为主要研究对象。在对城市形态进行三维、立体的把握和塑造中,需要设计者具有很强的创作能力。这也是实践中城市设计不同于一般的城市规划的最重要的方面。对于一般的城市规划来说,理性分析和逻辑推理是其主要的思维特征,而对于城市设计来说,在科学理性的分析之外,在无情感的技术之外,对人类精神文化需求的关注是其灵魂和精髓。从这一角度看,对城市设计专业人员的培养,必须注重和加强对其艺术修养和创作能力的训练。

3.2 城市设计的乌托邦定势

  城市设计作为“设计”城市的意向性活动,是城市发展过程中人类塑造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实现人类理想居住场所的重要手段之一。城市设计发展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一部“乌托邦设计”的历史。翻开城市发展的历史画卷,我们不仅为那些巧夺天工的杰作和创举所吸引,而且也常常为蕴含于其中的时代精神所震撼。可以说,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个历史阶段,人们对自身聚居和入住的家园—城市,始终充满着美好的愿望、坚贞的信念和不可遏止的创造冲动,始终努力想把城市建设成为能够反映时代精神、体现人类创造能力、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家园。伴随着这股创造热情的,则是缜密的策划、冷静的理性设计、美好的建设宏图和一次又一次的大兴土木(图1~图5)。

3.3 “自上而下”的城市设计与“自下而上” 的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的“乌托邦定势”,指的是城市设计作为一种设计活动所具有的一般性质。不可否认,在人类社会和城市发展的特定历史时期,在一种统一的“自上而下”(Top-down)的社会政治力量的作用下,在相应的运作机制的保障下,并不排除以城市设计为手段,把城市建设和发展的理想和目标基本变为现实的可能。如豪斯曼的巴黎改建规划、中国明清时期北京城的规划建设,等等,都是这方面的很好例证。

  与“自上而下”的城市设计那种依照某一阶层甚至个人的统一意愿和单一的理想模式来设计和建造城市的办法相对应的,就是所谓的“自下而上”(Bottom-up)的城市设计,即由若干个体的意向经过多年叠合、累积形成城市理想,并以此来塑造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的过程,由此而成的城市则被称作所谓的“有机城市”或“自然城市”(图6)。

  在“自下而上”的城市设计中,统一的、强制性力量的作用相对较弱,城市形态和城市空间环境的形成和发展表现为一系列阶段性、自发性决策和行为的叠合与积累。在对现代主义城市规划设计进行批判和反思的过程中,一味采用“自上而下”的设计方法,企图通过强制性的社会政治力量来解决城市发展中的所有问题的做法也常常遭到指责。

  城市设计作为一种“设计”活动,其本质更多的是“自上而下”的。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才努力地去从历史和现实中找出城市设计发生、发展的规律,并试图用它来解决问题,规划未来。而“自下而上”的城市设计注重自然、生态、文化的多样性与地域性,关注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发展中多种因素相互制约、共同作用的特点,对当代城市设计方法的丰富和完善是不无益处的,这也正体现了城市设计活动的未来不确定性和多元价值的特征。

  当然,“自下而上”的设计方法也并非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就当代中国的具体情况而言,城市建设和发展正处于大规模、高速度发展的阶段,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调控和制约机制,是无法保证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的良性发展的。从城市发展的客观趋势和现实状况来看,城市发展也必然朝着规模更大、构成要素和构成关系更加复杂的方向发展。从这一角度看,当代城市设计作为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发展的决策机制,它的理性、系统、综合、整体的观点和方法对于全面把握和解决城市发展中城市形态和城市空间环境塑造中的种种复杂问题,其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城市设计作为一种塑造城市形态和空间环境的具体方法,它应当是“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结合,也就是理性与非理性、客观与主观、现实与理想的结合。


[参考文献]
[1]Spiro Kostof.The City Shaped[M].London,Thames and Hudson Ltd,1991.34.
[2]郑时龄.建筑理性论[M].田园城市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6.12.
[3]马克·第亚尼,著,滕守尧,译.非物质社会—后工业世界的设计、文化与技术[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3.
[4]衣俊卿.历史与乌托邦[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5.
[5]孙施文.城市规划哲学[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
[6]王建国.城市设计[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1999.

作者简介:王一,男,博士,副教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城市设计研究中心.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设计的本质与城市设计的乌托邦定势——关于城市设计性质的哲学思考 2006-11-24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