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保护与更新 > 正文

古村落与水的亲密相处以及现代借鉴意义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19 浏览次数:
 


安徽黔县西递

兰溪市芝堰村

义乌市赤岸镇乔亭村

东阳市画水镇王坎头村

东阳市南马镇下安恬村

安徽黔县宏村

永康市厚关村

  水、空气、阳光,是生命三大要素。因此,水在古代的村落建设中,如何更好地为村落居民所用,以及人与水的和谐相处,成了祖先对于家园的具体要求。随着新农村建设拉开序幕,我们看到许多村庄与水的紧张关系引人深思。本报推出此文,以冀对当前新农村建设起到点滴借鉴作用。

  寻找诗意的栖居地

  寻找诗意的栖居地,营造家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而水,是家园最为诗意的载体。
  翻开历代家谱,不难发现,我们祖先在寻找一个新的居住地的时候,往往会有沿河而下或者溯溪而上的举动。对于这种举动,他们特意把它记载进家谱,意在告诫后人,水对于村庄的不可或缺。祖先披荆斩棘,筑沟渠挖深井,开辟道路,造梁搭屋,建设家园。子孙繁衍,渐渐形成村落。
  农民对于山、水、土地等大自然的感情是难以言表的,他们珍爱着自然,创造着自然。他们日日耕作,更多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是为了实现对美好家园的渴望。所以对于家园的营建,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持续不断的工程。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溪水之畔,茅屋之前,老头儿老太太正在悠闲地聊天。孩子们有耕、有织、有乐子,各得其所。宋朝的辛弃疾描绘了一幅其乐融融的农家幸福生活场面。
  试想,自家门前宅后,有清流涓涓,既可洗涤,又可防火,夏季更可降温,这是何等惬意的住所。

  家园因为水而充满了灵气

  在江西婺源,村落多依河而建。河水映衬着村落,村与水之间的和谐,显露着它们的灵气和秀美。处处小桥流水人家,美不胜收。
  在水系发达的江浙平原地区,过去的交通主要靠水运,因此村落多依水而建。有的在河一侧,有的夹河而建。房屋相互毗邻,朝向多依河而定。河边设有不少公用或私用码头、河埠。建筑也往往做成骑楼或廊棚形式。江南古镇周庄、西塘、南浔、乌镇都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尤其需要重点提到的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安徽黟县宏村,始建于南宋绍熙年间,绵延至今已有800余年。古宏村人规划、建造的牛形村落和人工水系,是当今“建筑史上一大奇观”:巍峨苍翠的雷岗为牛首,参天古木是牛角,由东而西错落有致的民居群宛如宠大的牛躯。引清泉为“牛肠”,经村流入被称为“牛胃”的月塘后,经过滤流向村外被称作是“牛肚”的南湖。人们还在绕村的河溪上先后架起了四座桥梁,作为牛腿。这种别出心裁的科学的村落水系设计,不仅为村民解决了消防用水,而且调节了气温,为居民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方便,创造了一种“浣汲未防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良好环境。
  同样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黟县西递村,始建于北宋,迄今已有950年的历史。该村四面环山,两条溪流从村北、村东经过村落在村南会源桥会聚。村落以一条纵向的街道和两条沿溪的道路为主要骨架,构成东向为主、向南北延伸的村落街巷系统。所有街巷均以当地青石铺地,古建筑多为木结构。村落空间自然流畅,动静相宜。
  西递、宏村的村落选址、布局和建筑形态,都以周易风水理论为指导,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和对大自然的向往与尊重。西递、宏村独特的水系是实用与美学相结合的水利工程典范,尤其是宏村的牛形水系,体现了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卓越智慧。
  兰溪芝堰村,位于兰溪与建德交界之处。自古以来商旅侠客、走私盐贩、南货挑夫,歇脚住宿都习惯聚集于此,成了久负盛名的商业重地。值得一提的是该村水系,由于直接引山上的清流入村,几乎家家门前都有清澈见底的溪水环绕。进入该村,可以看见门前一块块已磨得发亮的青石埠,它告诉我们当地人世世代代都在这里淘米洗衣,人与自然是何等的和谐。

  轻易改变旧有水系将遭报复

  当从农村走出到大都市里摸爬滚打的年轻人,在回到老家后,往往有较大的话语权。在羡慕所谓的城市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同时,他们会如何面对原有的生活状态呢?他们的选择往往是要么迁出,要么破坏。
  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前不久专门对一些江南水乡古镇填河修路,填湖建房的现象,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认为这些做法使得水乡古镇失去了宝贵特色。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金华籍博士俞孔坚曾无比心痛地指出,许多地方原本杂草丛生,充满诗情画意的溪流,现在往往都变成了水泥渠道。水泥护堤衬底,大江南北各大城市水系治理中能幸免此道者,几乎没有。曾经是水草丛生、白鹭低飞、青蛙缠脚、游鱼翔底,而今已是寸草不生,光洁的水泥护岸。水的自净能力消失殆尽,水-土-植物-生物之间形成的物质和能量循环系统被彻底破坏。
  建筑学家洪铁城告诉记者,1989年7月23日,东阳遭遇百年未遇洪灾。事后,他去灾区了解情况时发现,许多被冲毁的村庄和桥梁,往往对河道进行过截弯取直等工程。他告诫,轻易对旧有的水系进行改变,将会遭到报复。
  有关专家也提出,新农村建设的目标,不是将农村变成城市,也不是把古村落从新农村的版图中单独出来,而应该将农村的山水、耕地、植被资源和自然生态系统与经济发展、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和谐发展为一体。

  人要与水亲密无间

  农村学生在作文中,描述到故乡时,往往会用上山水环绕、风光旖旎这样的词语。农村孩子对于水的留恋,在其走出家乡多年以后,尤其刻骨铭心。不少已在城里工作的农民儿女告诉记者,很奇怪,儿时夏夜坐在水井边听花鼓,听道情的情节,常常会在梦境中浮出。
  但如今,因为许多企业厂家的“一不小心”,因为垃圾处理工程的滞后,农村的许多河流变成了露天的大小排污管。幸亏还有地下水,使得广大农村得以健康生活。至于小河捉虾、击水畅游已成真正的梦想。当然爱清洁的城市,更加不易找到可以手脚伸直游泳的干净去处。
  洪铁城说,无论国内国外,无论村庄还是城市,其边上总有水流,大小多少不同而已。因为人不可能离开水。当忽视水的重要性,对水资源进行填埋、任意改造或者进行随意污染时,等于在谋害自己的生命。为了与水亲近,法国塞纳河的河堤最低处只比水面高出30多厘米,然后是非常缓的坡。坡上还修了道路。洪水来时,道路就被淹掉,水退依旧是路。金华许多村落原先也有自己完整的水系,而且具有新陈代谢功能,每天流来的水都是干净的,新鲜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遭到了破坏。
  俞孔坚说,溪流两边的杂草杂灌丛生,那是真正美的生态。我们现在都失去了,这是个非常悲惨的改变。我们的后代出不了诗人,出不了画家,为什么?他没有诗的源流,没有画的源流。来自喜马拉雅山山顶的一滴雪水,可以流到太平洋去,因为河流是连续的。

  本报记者杜羽丰 文/摄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古村落与水的亲密相处以及现代借鉴意义 2006-11-19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