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人物/事务所 > 正文

诗意的心灵庇护所——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甘的园林作品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18 浏览次数:
 

  曾于1980年获得普林茨凯奖的墨西哥建筑师巴拉甘(Luis Barragán,1902~1988)在拉丁美洲现代园林的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巴拉甘的作品,将现代主义与墨西哥传统相结合,开拓了现代主义的新途径。他的作品规模都不大,以住宅为多,常常是建筑、园林连同家具一起设计,形成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统一和谐的整体。巴拉甘的园林以明亮色彩的墙体与水、植物和天空形成强烈反差,创造宁静而富有诗意的心灵的庇护所。

  巴拉甘的作品独立于国际建筑和园林的主流风格之外,具有鲜明的墨西哥地方特色。由于文化的差异,很多人对巴拉甘的作品虽有兴趣但又感到陌生和难以理解。为了深入了解巴拉甘的设计思想,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墨西哥的文化传统。

  墨西哥是世界古代文明的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印第安人是墨西哥古代文明的先驱和创造者。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掀起了欧洲人海外拓殖的浪潮,到16世纪,墨西哥沦为西班牙的殖民地,直至18世纪末、19世纪初爆发独立运动。三个世纪的殖民统治,使得墨西哥的文化深深印上了殖民国家的烙印,表现为印第安文化与西班牙文化的结合。

  从欧洲的历史可以知道,西班牙曾被阿拉伯人征服,受到伊斯兰文化很大的影响,虽然后来的基督教统治者试图抹去阿拉伯人的痕迹,但是摩尔艺术的灿烂光辉却无法掩盖。在西班牙的一些地区如格兰那达(Granada),留下了极其丰富的伊斯兰文化艺术遗产,如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的建筑和园林。

  墨西哥本土的印第安艺术中,鲜明的色彩和丰富的充满幻想的装饰是一种传统。这些特点与西班牙的艺术特点相结合,形成了墨西哥感性的、外向的具有浪漫品质的多元文化特点。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南部相当大部分的土地是原墨西哥的领土和西班牙的殖民地,19世纪中叶才归入美国版图,因而,墨西哥的文化一直影响到美国南部。

  20世纪初,现代园林在欧洲大陆产生,伴随着现代建筑,传播到了拉丁美洲。作为一个并没有受过建筑和园林专业训练的工程师,富有天赋的巴拉甘领悟了现代建筑和现代园林的精神,又结合墨西哥的文化传统,创造出了新的风格。

  巴拉甘1902年生于墨西哥哈利斯科省(Jalisco)的省府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的乡村,他的父亲拥有一个大农场。他童年的记忆都是关于乡村生活的。这里的人们住在有天井的房子里,树枝被掏空,做成水槽,在村庄的屋顶上纵横交错,水沿着水槽边沿流下来,滋润出清翠的苔藓。宽阔的山谷中,牧人们骑着骏马飞驰在蓝天白云下。农场附近还有印地安人的村落,房子有宽大的屋檐,屋顶覆着瓦片。这些乡土建筑和传统的乡村生活方式给巴拉甘以后的建筑和园林设计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二十年代早期,瓜达拉哈拉地区经济发达,文化活动非常活跃,画家、诗人、作家、音乐家、建筑师、思想家、历史学家聚集在这儿,文化艺术气息异常浓厚。还出现了被称为塔帕提奥学派(Tapatío School)的建筑师群体,他们在设计中排斥外来影响,致力于挖掘地方传统建筑的源泉,将其发扬光大,试图将具有持久魅力的传统风格带入现代社会。这些建筑师有的正是巴拉甘的朋友。

  青年时代的巴拉甘在瓜达拉哈拉工程学院学习水利工程专业,并于1925毕业,获得工程学位。然后,为了获得建筑学位,在两位建筑师手下学习建筑,但不久就中断了。因为他的父亲决定送他去欧洲旅行,作为对他完成学业的奖励,同时也为了开阔他的眼界。巴拉甘在欧洲逗留了两年,参观了欧洲许多城市,虽然没有在任何学术机构学习,但依然收获很大。欧洲美丽的园林让他流连忘返,尤其是西班牙格兰那达的花园、意大利的别墅花园和地中海北部的花园。参观格兰那达的阿尔罕布拉宫和夏宫的经历使他终生难忘,西班牙摩尔艺术的亲切、宁静和私密感深深打动了他。

  在巴黎的时候,巴拉甘正好有机会参观了1925年的国际工艺美术展(Art Deco),这对他的一生产生了重大的的影响。虽然他不喜欢大多数的展品,甚至有些反感,但是有一个园林作品吸引了他,经过打听,得知这是法国作家费迪南德·巴克(Ferdinand Bac,1859—1952)的作品。让巴拉甘感到欣慰的是,在展览上还看到了巴克的两本书《迷人的花园》(Jardins Enchantés)和《莱科洛姆比厄雷》(Les Colombières),书中美丽的文字和漂亮的插图描绘了具有伊斯兰风格的住宅、花园和村庄。他毫不犹豫地买了好几套,后来回国后送给几位挚友。巴克是位不同寻常的人物,他的祖父是拿破仑的弟弟威斯特伐利亚国王,他是著名的诗人、作家和画家,热爱地中海文化,对建筑和园林都有深入的研究,喜爱单纯的形式和绚烂的色彩。他曾为一个朋友设计了一个住宅和花园——莱科洛姆比厄雷,后来将它收录书中,配以充满哲理和幻想的文字。巴克的书对巴拉甘来说就象一本启示录,引导他重新认识几乎已被遗忘的地中海传统的丰富性,以及它与他家乡的那些朴素但不乏精彩的传统村庄、街道、庭院之间深刻的联系。结合参观格兰那达的感受,他对与墨西哥文化息息相关的地中海文化有了感性而深刻的认识。两年的欧洲之行,巴拉甘的兴趣已经转移到了建筑和园林上,他产生了创作的灵感和冲动。

  回到墨西哥,由于他的同为工程师的哥哥有一个事务所,巴拉甘很快有机会设计并建造了一些住宅和花园。这段时间的作品,既有显而易见的地方传统特点,又有浓郁的伊斯兰风格。他的父亲1930年去世以后,他开始管理家庭农场和别的产业。1931年他转道纽约第二次出国旅行,到达了法国、摩洛哥、意大利、瑞士和北美等地。在纽约期间,拜访了旅美的墨西哥画家奥罗兹科(C. Orozco),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兴趣。立体主义画家奥罗兹科的绘画受墨西哥印地安传统的影响很深。在法国停留的时候,巴拉甘听了柯布西耶的讲课,还专程去参观了巴克的作品莱科洛姆比厄雷,亲眼目睹了他看过无数遍的巴克的书上所描绘的景象,并最终见到了巴克本人。与巴克的交谈使他越发敬佩这位法国作家和艺术家。而巴克在看了巴拉甘作品的照片后,也赞赏他对自己的设计风格的理解。

  去摩洛哥旅行是他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事之一。摩洛哥是一个色彩丰富的国家。移居美国的原包豪斯的色彩大师贝耶(H. Bayer),曾专门研究用科学的方法分析色彩,晚年时去摩洛哥旅行,回来后感叹道:现在我终于可以安静地死去了,因为我已发现了色彩。巴拉甘当年也被这儿的景象深深吸引,他看到了这里的建筑与当地的气候和风景是如此的协调,与当地人的服装、舞蹈、和家庭密切相关。他认识到墨西哥省的民居,白墙,宁静的院子和色彩明亮的街道,与北非和摩洛哥的村庄和建筑之间存在着深刻的联系。这次旅行,巴拉甘不仅对巴克的设计思想和地中海精神理解更透彻,也加深了他以前对现代绘画、文学和建筑运动的认识。

  1930年代,位于瓜达拉哈拉城市西边的一座监狱要拆掉建公园,巴拉甘的哥哥负责这个公园的建设,巴拉甘参与了这项工作。公园设有儿童游戏场、露台、喷泉、长凳、道路和花园。这个作品显现出欧洲功能主义、当地传统建筑和巴克的多重影响。

  位于恰帕拉(Chapala)的马戈(Mago)住宅花园(1940年)(见彩页)在他的作品中具有重要的意义,是他一个时期以来一些观念的总结。这是一所位于陡峭山脚的乡村住宅,是巴拉甘的姐姐和姐夫的住所,四周植物茂盛,透过枝叶的缝隙可以看到远处广阔的湖面。通过住宅的改建和花园的建设,巴拉甘创造了几个不同标高的平台,精心安排台阶和坡道的位置,强调材料的对比,每个空间各有特点,步移景异。

  1936年,为了事业更好的发展,巴拉甘移居墨西哥城。到1940年间,建造了一些公寓建筑和一些小住宅。1940年,巴拉甘购买了一块土地,建造了一些花园,由于是为自己作设计,因而工作起来很自由。后来这些花园大多出售了,只留下了一处作为他自己的住宅和花园(见彩页)。从1940年和1945年间,他将精力放在了房地产项目的运作和规划设计上。他发现在墨西哥城南一块崎岖的布满粗旷的火山岩的地方,极有潜力发展成为一个优美的居住区。巴拉甘亲自做了规划,并为建筑设计规定了标准,以保证建筑与环境的协调、避免破坏原有的地形、地貌和植被等自然景观。他还设计了许多花园,和一些装饰的小品,如喷泉、入口、格子架等。这就是著名的埃尔佩德雷加尔(El Pedregal)(见彩页)。在当时墨西哥城正朝向柯布西耶所描绘的方向发展时,巴拉甘的这个设计却更像霍华德的思想体现。这个项目从1945年一直到1952年才完成。

  1957年,受卫星城发展公司的邀请,巴拉甘为规划中的墨西哥城卫星城设计一个标志物。选址位于墨西哥城的北边,在高速公路干道的边上。巴拉甘的想法是要由一组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垂直的要素组成。他邀请了雕塑家戈埃里兹(M. Goerits)与他合作,设计了一组高低错落的塔体,被着红、蓝、黄、白不同的颜色,直插蓝天(见彩页)。

  50年代到60年代,巴拉甘做了许多居住区的规划和室外环境设计。在墨西哥城东北部20公里左右的的一个旧的种植园的土地上,巴拉甘规划开发了一个以骑马和马术为主题的居住区拉斯阿博拉达斯(Las Arboledas),在入口处设计了长长的一道红墙(见彩页)。著名的饮马槽广场(Plaza del Bebedero los Caballos,1959)(见彩页)也位于这个地方。他在浓郁的桉树林中自由布置了蓝色、黄色和白色的墙体,墙在满盈的长水槽中投下倒影,水槽中的水沿池边落入狭窄的水沟,产生的水声被巴拉甘称为“景观的音乐”。他的构思是将这个地方设计成骑马者饮马聚会的场所。在距此不远的地方,巴拉甘还开发了另一个称为“俱乐部”(Los Clubes)的社区,里面有他的一个重要的喷泉作品“情侣之泉”(Fuente de Los Amante)( 见彩页)。

  50年代末,巴拉甘与美国建筑师路易斯·康(Louis kahn)合作设计了位于美国南加利福尼亚的萨尔克生物研究所(Salk Institute of Biology Research)的中心庭院,这是一个没有植物的“花园”,两旁对称的素面混凝土建筑围合出空旷的中庭,在庭院的中心一条笔直的水槽将视线引向远处的天空。这个庭院由于它肃穆而神秘的气氛被称为“没有屋顶的教堂”。

  1968年,他在圣克里斯多巴尔(San Cristobal)住宅的庭院(见彩页)中,使用了玫瑰红和大红的墙体和方形大水池,水池的一侧有一排马房,水池也是骏马饮水的地方。红色的墙上有一个水口向下喷落瀑布,水声打破了由简单几何体组成的庭院的宁静,在炙热的阳光下给人带来一些清凉。

  巴拉甘的事务所一直保持着小规模,从未超过25人。墙的建立、质感的运用、色彩的处理以及对整个空间的“情感”效果的检查,是巴拉甘必须亲自参与决定的。他特别在意墙的高度、各种角落、材料的质感和花园设计等细节处理,并用这些来说明“时间、地点和情感”。巴拉甘经常邀请他的一些最亲密的朋友来讨论他的方案,他们当中包括画家、历史学家、艺术评论家、植物学家、园艺家等,这是他的设计过程中重要的一环。

  巴拉甘反对现代主义中的纯粹功能主义,尤其是那句著名的口号“住房是居住的机器” 。他认为,建筑不仅是我们肉体的居住场所,更重要的是,它是我们精神的居所。他拒绝外墙巨大的玻璃窗,认为是对人的私密性的侵犯,也反对光秃秃的混凝土外墙,觉得“太可怕,必须涂上颜色”。

  在巴拉甘设计的一系列园林中,使用的要素非常简单,主要是墙和水,以及引入的阳光和空气,有时再添加一两件木制的构件。童年时期对父亲的农场的记忆构成他作品的基础,他的作品就是要将这些遥远的、怀旧的东西移植到当代世界中。特别是对水的美好回忆一直跟随着他:排水口,种植园中的蓄水池,修道院中的水井,流水的水槽,破旧的水渠,反光的小水塘,这些都通过这位水利工程师之手体现在了设计中。

  巴拉甘的作品强化了孤寂、神秘、喜悦、和死亡。巴克曾说,花园的精髓,就是具有人类所能够达到的最伟大的宁静。巴拉甘显然继承了这一思想,对他来说,优秀的园林就是和整个宇宙息息相通。巴拉甘的作品赋予我们的物质环境一个精神的价值,他将人们内心深处的、幻想的、怀旧的和遥远的世界中来的情感重新唤起。他的建筑是神秘的、意外的、唤起回忆的堡垒,排斥过度的无约束的外向生活。他的作品中暗含西班牙格兰那达的宫苑,摩洛哥的墙、色彩和格子,意大利南部的建筑的影子。

  他的色彩来自于哥伦布以前的墨西哥,也来自于摩洛哥等地中海国家。他自己从现实生活中提取色彩,也从画家的绘画中借用了一些颜色和色彩组合。早期作品中色彩的运用多局限于小的要素,如栏杆、格子、木门、窗户、家具和墙的厚度。后期的色彩运用尤其大胆,整面的墙和天花板都是鲜艳的明黄、大红、桃红、海蓝、橘黄、紫罗兰等颜色,而且毫不忌讳的大量运用各种对比色,体现出他的作品独一无二的特点。

  巴拉甘注重在建筑和园林空间中创造神秘和孤独,对他来说,设计是一个发现的过程,是寻找答案的过程,只有那些具备美丽和和能够感动人的品质的答案才是正确的。他的构造空间唤起了一种情感,一种心灵的反应,一种怀旧的情结和为人们的思想提供了一种归属感。他简练而富有诗意的设计语言,在各国的建筑师和园林设计师中独树一帜。很多人试图将巴拉甘的作品归于某个特定的流派或主义,如“极简主义”等,巴拉甘作品的简洁和神秘感确实与极简主义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他的作品的亲和力和对人性的关怀却是极简主义中不多见的。巴拉甘是独特的,但他并不是游离于世界艺术潮流之外的,他了解并掌握现代建筑的本质,更重要的是,他还发现了传统建筑中的永恒价值,并把两者完美的结合了起来。

  巴拉甘有不少的追随者,墨西哥建筑师莱戈雷塔 (Ricardo Legorreta,1931—) 是其中一个。他继承了巴拉甘的建筑的大部分特点,并运用现代技术,面对现实生活的需要,把这种风格引入更大尺度和功能更为复杂的建筑。莱戈雷塔在洛杉矶设计了珀欣广场(Pershing Square),运用了鲜黄、土黄、橘黄、紫色、桃红等颜色和水渠等具有墨西哥特点的要素,充分体现了洛杉矶这个多民族聚居的城市的历史特点,也使珀欣广场充满了活力。

  获得普林茨凯奖之后,随着各种专业刊物的介绍,巴拉甘的影响越来越大,他的作品中的一些要素也成为了墨西哥风格的标志,并被到处借用,如彩色的墙、高架的水槽和落水口的瀑布等等。虽然这种借鉴也丰富了风景园林设计的手法,但是却无法产生巴拉甘的园林所具有的那种超凡脱俗的精神气质。

  晚年,巴拉甘受到帕金森病的折磨,丧失了行走和说话的能力。1985年,巴拉甘在轮椅上接受了家乡政府授予的奖章。1988年11月23日,巴拉甘在墨西哥城的家中逝世,第二天,他的遗体被送回家乡瓜达拉哈拉,安葬于家族墓地。几个月后,巴拉甘的藏书和他的好友兼合作者(Ignacio Diaz)的书一起,一同捐献给了家乡,建立了一座图书馆。

参考文献
Buendia, Palomar, Eguiarte:《The Life and Work of Luis Barragán》, 1997, New York
Kassler, Elizabeth B.: 《Modern Gardens and the Landscape》,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1994
Martin, Ignacio San:《Luis Barragán: The Process of Discovery》, Landscape Journal
Walker, Peter and Simo, Melanie: 《Invisible Gardens》, The MIT Press , 1994
林箐:《欧美现代园林发展概述》, 《建筑师》82、84期

作者简介:林箐,女,1971年生,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讲师,多义景观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诗意的心灵庇护所——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甘的园林作品 2006-11-18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