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学科教育 > 正文

关于“《景观设计:专业学科与教育》导读”的审稿意见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13 浏览次数:
 

  俞孔坚教授写的这篇文章,其中心内容是讨论在1858年由美国The father of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s,Olmsted(奥姆斯特德)提出来的新学科和新职业的。俞教授的这篇文章如果是用英文写的,本人的意见会少一些。至于文中提出的“神”的观念,和对“神”的最新解释,是十分有害的。

  马克思说“宗教”(包括有神论)是人民的精神鸦片,而俞教授最近提出的关于“神”的新学说是“对待地方文化与历史的尊重。”在这一点上,本人推崇马克思而反对俞的新学说。在21世纪,学科已发展成地球表层规划高度时,有人居然还要把蒙昧时代的有神论作为新思维,本人不能不再奉劝一句:可以休矣。其次,俞文问题在于把美国哈佛设计研究生院的Depart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翻译成“景观设计系”,又把现代Landscape Architecture 这个新学科翻译成“景观设计学”。我本人曾经私下与俞教授商榷多次,是否可以改译一下。为什么要改译,我的重要依据是:1986年3月联合国IUCN和国际EXXON教育基金会和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联合举办的“The World Conference Of Education for Landscape Planning”。我把这个会议的名称译成中文:“国际大地规划教育学术会议”,这个会议的主席便是俞教授博士论文的导师,卡尔•斯坦尼兹。这个会议当时邀请了26个国家的88位世界著名教授和规划师,其中特邀了19名专家在大会宣读英语论文,本人当时就是19名英文学术报告人之一。我的论文,被大会选拔为2名本学科的教育典范之一。当时斯坦尼兹教授对我说,你的论文太好了,西方应该向东方学习(指的是向中国五千年文化学习):会议当时在大会以前发出的文件中,对Landscape Planning这一学科的涵义和性质阐述如下:
"Landscape planning is an interdisciplinary field which focuses on issues related to land use and natural resource management, the development and change of rural regions, landscape ecology and the urban and metropolitan landscape."

  本人把它翻译成中文:“Landscape Planning是由多学科综合而成的学术领域,它涉及的学术问题的焦点,集中于土地利用、自然资源的经营管理、农业地区的变迁与发展,大地生态,城镇与大都会市容”。

  当时,这个现代学科Landscape Planning的中文译名,是中国任何英汉辞典所没有的,本人是相据学科本身的性质而把它意译为“大地规划”。这次联合国和哈佛大学共同举办的“国际大地规划教育学术会议”是专门讨论这个学科的“职业与教育”的国际学术会议,同时本人又是这次会议的二名国际教育典范之一(model),我想是应该有一点发言权的,这个学科的教育与职业的国际大事,俞文并未提及,面对这样一个“土地利用,自然资源经营管理,农业地区变迁,大地生态,城市与大都会市容”的新学科,怎么可以把它直译为“景观设计”呢,它与景观关系太少,而与人类生存的关系巨大。本人这次再向俞提出,要改译为“大地规划”而反对景观规划。

  特别是当前的城市园林绿地系统规划,首先是考虑城市园林绿地的生态效应。什么星生态效应呢,就是城市的园林绿地产生氧气、吸收二氧化碳的作用,吸收有害气体一微尘、漂尘作用,改善小气候、减低噪声、凋低温室效应、热岛效应等。“景观设计”与这些效应是毫无关系的。而“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人人明白,与生态效应是有密切关系的,翻译一个名词,需要考虑后果和误导,同时必须与这一行业和教育的实际情况、工作内容紧密联系,而不能脱离实际,专门在英汉辞海辞源中寻找出处。所以我们这一学科,在发展上,应考虑用“大地规划学”,坚决反对用从台湾同行中袭用的“景观设计学”。另外,就本人所知,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是在1900年设置Departmen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大地规划系),过了7年后,在LA这个系中分出了一个城市设计系(urban design)。LA这个学科,在20世纪末~21世纪,已经发展为“the earthscape planning”(地球表层规划)的高度,它的规划范围正从地幔开始,包括60km左右的地壳,至臭氧层的大气层,一直到达太空船最远的火旱范围。把这么大的宏观规划学科,翻译成字典上找来的“景观设计”,我们是不能允许的。

  在美国哈佛大学,这一学科是最宏观的,城市设计是在LA大地规划学科之下的一个分支学科,同时建筑学则又是必须在城镇规划学科之宏观策划下进行设计的。但是在中国,有一种大建筑学的误导思想,认为它们的从属关系是:建筑学—城市设计—景观设计。这是和国际学术思潮不能接轨的所谓新思维,这是不能同意的。

  第二,俞孔坚教授是在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攻读设计学博士学位的,那是由本人在1991年以后推荐他去哈佛的,所以他把哈佛设计研究牛院的Department of LA译为“景观设计系”,我也一如既往,要请俞教授改译一下。

  因为本人在1989年9月到1990年2月受到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聘书,聘任本人为该院大地规划系的客座教授。就我所知,哈佛大地规划系的世界权威卡尔•斯坦尼兹教授的突出贡献是用电脑把各种图纸,如水文、地质、地下矿藏、地面的历史古迹、地形地貌、森林植被、交通等图纸重叠在一起,来研究该地区的土地利用和资源的经营管理的,重点是“大地规划”,哈佛该系是不做造园的。也下做或很少做景观设计。

  为什么我们中国政府不用“大地规划”这个名称,而用“风景园林”这个名称,是由于中国当前有许多领域,还比较后进,美国哈佛“大地规划”这个职业,在中国当前还没有。

  中国当前,在政府体制中,建设部城建司下设有风景处和园林处,各地省市都有相应机构,我们的学会是“中国风景园林学会”。所以中国当前只能称为“风景园林学”,不能改称“大地规划学”或“景观设计学”。

  当然把中国风景园林学的中文名称,去替代“美国的大地规划”和国际IFLA(国际大地规划师联合会)也是不对的,这本人完全同意俞教授的意见。

  其实这个学科(Landscape Architecture),我们学会曾经命我写一篇较系统的文章,题目是:《风景园林(Landscape Architecture)从造园术、造园艺术、风景造园——到风景园林、地球表层规划》,发表在2002年第4期《中国园林》上。而且这一篇文章,著者非常感谢,又蒙学会和几位好心肠学者的推荐而获得了中国科协的优秀论文奖。

  我希望我们的同行同志们,把俞教授的文章和上述文章以及我们学会还有许多学者专家,也对俞文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把它们一起比较研究一下,那么对俞教授的关于大地规划新学科的重要性,会有更深的认识了。

  还有本人不同意把LA译为“景观设计”的原因,还在于如果我们把“景观设计”的中文译成英文,则成为“The Scenew View Design”,含义就大变了,变成了“风景画面的设计”,至于外国专家是看英文的,他们不懂中文“景观”二字的英文含义是Scenery View(风景画面),所以就不会反对了。风景画面设计在Landscape Planning(大地规划)中所占有的比重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景观设计”名词也不是俞教授创造的,据我所知,是沿用中国台湾的同行们的翻译名词的。台湾的同行们甚至要把LA译为“景观建筑”和“地景建筑”,那就更为荒谬了,那是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所知不多所致,这与俞文无关,但本人也借此机会反对一下,谢谢。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关于“《景观设计:专业学科与教育》导读”的审稿意见 2006-11-13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