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景观综述 > 正文

以美国景观设计市场化经营为鉴,审视中国的发展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13 浏览次数:
 

  20世纪后半叶,中国已经引人注目地转变为一个经济大国,向世界显示着她的威力。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到来和其引发的城市结构的转变,强调了中国将在世界舞台崭礴头角。快速的工业化和世界范围的商业全球化的进程,已经在影响着中国,尤其对于其物质空间和景观。在同时期的美国,由于社会和经济压力,使得景观设计学专业开始发生变化,特别是在加利福尼亚,这一趋势更为明显。笔者根据自身的职业经历,对景观设计学进行了思考,认为景观是城市建设和城市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开放空间中占有重要地位。并且以期建立一个框架,或者提供一组参照点,供中国的新生代景观设计师参考。

1、20世纪加利福尼亚文化和景观设计学的概念

  加利福尼亚位于美国大陆的西海岸,经济实力列全美第5,生产总值达到1.3万亿美元。其面积为4200hm2,气候温和,拥有丰富多样的环境——内华达山脉、死谷和安扎波利格(Anza Borrego)沙漠,以及巨大的旧金山海湾。南加州还有干旱的沙漠,以及“海滩”文化:北加州海岸线崎岖曲折,有着生动的景观。但由于城市化和人口的激增,给加利福尼亚的环境带来巨大压力。作为美国人口最密集和种族最多元的州,这里不断与社会和环境问题作着斗争,并且试图保护其杰出的自然景观。加州现在拥有约6000名注册景观设计师(RLA ),这一数字在全美来讲是最庞大的,并且还有约25000名见习和未注册的景观设计专业人员。同时,加州还拥有数里众多的可以授予景观设计学专业学士和研究生学位的大学[1]。加州景观设计的丰富传统,最早始于18世纪初的西班牙移民,当时,他们在建筑中引入了庭院花园。19世纪后半叶,从美国东部来的移民,又带来了受欧洲特别是英国和意大利的风格影响的造园思想。而日本风格的影响,是与世界博览会的举办及苗圃产业的发展相关的,其中移民劳工的主要工作是花园养护与植物培育。

  在这一时期,人们对健康具有非常强烈的愿望。东部许多人,就是因为加利福尼亚温和的气候,以及有利于健康的环婉而移居这里的。相对于其他地方,这里的设计更显出自然,随意的风格[2]。加州素以开拓精神著称,从1840年代的淘金热和东部人开拓西部的热情,到20世纪早期,追求健康的实业家和电影制造商们,开始在这里建造私家花园。这些行动推动了“加利福尼亚花园”风格特征的形成。

  但是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出现变革。景观史学家已经注意到了现代艺术运动,并且开始尝试观察加州环境的新途径。托马斯·丘奇(Thomas Church)受这些思想的影响,将古典元素和现代形式相结合,在私家花园中创造出一种加利福尼亚地方风格。这一时期著名的叛逆学生如,盖瑞·埃克伯(Garrett Eckbo)、丹·克雷(Dan Kiley)和詹姆斯·罗斯(James Rose),开始与哈佛的古典学院派传统决裂,推行新的现代思想,并且成为景观设计学发展中重要的人物。他们认为景观不仅具有美学价值,还要有良好的功能适合人在其中生活。

  景观设计学的专业活动,在二战后经济复兴中逐步繁荣。盖瑞·埃克伯在加州建立了埃克伯(Eckbo)、迪安(Dean),奥斯TAustin)和威廉姆斯(Williams)设计事务所,后来演变成为国际性的EDAW公司(易道公司),总部设于旧金山。经济振兴与人口生育高峰,推动了面向中产阶级住宅开发的大发展住宅大发展又为景观设计师们带来了机遇。一些新出版物为迎合新兴的中产阶级,报道了盖瑞·埃克伯、罗伯特·洛斯顿(Robert Royston)、劳伦斯·哈普林、托马斯·丘奇、罗伯特·卡特(Robert Carter)和彼得·沃克(Peter Walker)以及其他许多景观设计师的工作。这些景观设计师表现了创造户外环境的新方式[4]。在这一时期,新的建筑形式和发展思想出现了:郊区超市、高速公路系统、城市更新、历史文化保护以及郊区住宅都有所增加。并且大t的景观设计事务所开始蓬勃发展。除了盖瑞·埃克伯的公司外,还有诸如佐佐木(Hideo Sasaki)、罗伯特·洛斯顿(Robert Royston)以及其他很多的设计事务所。其中,劳伦斯·哈普林的公司,曾经拥有200多名职员。

  此后,景观设计专业随时间而不断发展,20世纪60至70年代,利用“整合的方法”组建强调合作和多学科的团队。建筑学与景观设计学的联盟包括了社会,文化和环境的内容,并允许公众参与。环境倡导者对城市的历史街区的污染和忽视,以及石油危机做出了反应。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的《寂静的春天》和麦克哈格(Ian McHarg)的《设计结合自然》就是这一环境运动的催化剂。此期间,加州建成了第一个具生态导向的项目——海洋农场。其设计理念是由劳伦斯。哈普林担任项目指导,并且与查尔斯·康尔(Charles Moore)及其摩尔、林登(Lyndon)、特布尔(Turnbull)、维特克尔(Whittaker)联合事务所(MLTW)合作的一个设计小组共同提出的。海洋农场位于旧金山北部崎岖的,常年被风扫过的海岸边,它是加州第一个由景观设计师来领导的大型住宅开发项目。建筑形式结合了周围的景观,并考虑了微气候环境。这一灵敏的途径和因地制宜的建筑风格,创造了一种新的适合当地和太平洋海岸地带的设计语汇。为了规范这一时期的快速发展,加州制定了1970年的环境质,法案(CEQA)以及1976年的海岸法案。前者要求每项开发计划均必须提交环境影响报告(EIR)。如果可行的话,可以评价和鉴别开发项目的影响,并避免或减轻那些影响。这项法案已经实施了许多年,并且环境影响报告制度对各种影响进行了综合考虑,如考古,文化,社会,经济以及环境[3]。而加州海岸法案规定公民可以进入海岸和海滩,因此,海洋农场不得不进行调整,以允许公众进入。

  20世纪80-90年代,北加州的特色成为硅谷以及计算机产业的代名词。加州的景观设计随着办公建筑、高科技研发园区以及相关的居住、零售和娱乐房地产开发而发展变化。南加州的特色继续与好莱坞电影工业、南桔郡的中上等阶级的郊区居住区的扩张,以及成为生物技术和计算机工程中心的圣地亚哥相联系。这一阶段的农业用地在城市和郊区扩展的压力下萎缩。在私营经济领域中,对自然环境的影晌成为房地产开发商或政府谈判中的重要部分。例如,在洛杉矶的德尔维斯塔海滨疗养地项目(Playa Del Vista project)中,其对环境的影响通过恢复圣地亚哥海岸的湿地而被减轻了。相关的专业,如建筑师,规划师和景观设计师,总体来讲都听从开发商的要求。但是,景观设计专业依然还能够在繁荣与衰退之间的循环中发展。在经济繁荣时期,景观设计师忙于发挥他们的设计理念。而在衰退时期,景观设计师则更积极于开放空间的规划和景观的恢复。

  20世纪末,景观设计出现了两个主要派别一是保护倾向和唤起自然的愿望,另一部分则是把景观设计作为人类自我的表现。第一种派别起源于麦克·哈格的生态规划,景观设计师从区域尺度到具体的场地,倡导自然系统并把其作为一个模式。而第二种派别的景观设计师希望形成一个建成的秩序,作为人类思想的反映[5]。在加州实践的许多景观设计师在最近20年中几乎都轻易地陷入了这种分裂。但是,在追求设计适合宜人的景观的探索过程中,景观设计师是依据不同的情境与线索来工作的。项目和设计过程的表达,会把景观设计放在城市的环境脉络中来考虑,并且提出令人期待的,可以改善生活质量的讯息。下文列举2个比较成功的范例。

  (1)市中心区的复兴
  圣荷塞市20世纪80年代,前加州首府圣荷塞市的公众领导决定要恢复其市中心。他们认为圣荷塞市位于旧金山半岛的南部尖端,距离旧金山大约1小时的车程,到世界最尖端计算机技术的中心——圣克拉拉郡的公共办公室,只需20分钟,所以可发展为计算机产业的经济中心。同时,还认为圣荷塞是一座“花园城市”,农业也曾经很发达,这里又是移民传教文化的起源地之一。

  1985-1990年期间,笔者在北加州为圣荷塞市再开发署(RDA)工作时接受了此项任务,目标是为市中心提供一个全面的城市设计战略,制定设计观念,指导私人开发者的设计,并且雇佣最好的专业设计人员来帮助实现这些设计意图。这是笔者所经历的第一个由设计小组决定设计和开发进程的工作,此项规划在竞赛投标后被采用。工作中还接受了大规模的道路植树项目,制定种植规划,推荐树种。以城市干道阿尔马登林荫大道(Almaden)为例,选用长叶刺葵做行道树种,是由于它具庄严的形象,并且在传教历史时期曾经使用过,具有可强调此大街作为门户通道的特征。城市中心区更新的总体目标是基于就业和居住的平衡,建立高质量的市中心区环境,以与“花园城市”的总体目标相一致。通过缓解交通堵塞和降低汽车尾气,来提高城市空气质里。创造一个市中心的开放空间系统,向办公室职员,附近大学的学生开放。新的社区开始在市中心发展,旅游者开始在这里住宿。开放空间组织为4个区商业区和沿圣费尔南多街(San Fernando)的通道位于市中心和当地大学之间的旅馆和琴售区向北沿着圣克拉拉街的餐馆和办公室综合体;位于传统中心北边的包含了娱乐,文化和新住宅的多功能区。这一思想产生了适宜于步行的城市,景观沿着城市中心的肌理迁回前进,创造了多种土地利用间的联系。空间从建筑物中得以释放,改善了总体的生活质量。

  (2)厉史街区的复兴:中央商务区,洛松矶市
  19世纪初,中央商务区是洛杉矶市中心的历史核心区。沿着春天大街和百老汇大道,有两个国家在案登记的历史街区,具有连续的建筑立面,包括歌剧院、商业银行以及办公建筑。作为国家登记在册的街区不允许财产拥有者损坏。二战后形成的新金融中心,处于老的历史核心区如邦克山(Bunker)和费格若阿大街(Figueroa) 的西边。为了复兴历史街区,通过详细调查,采取了综合分析方法,对当时的土地利用方式和格局,发展方向,交通情况,建筑空里情况,公园和开放空间,机会与限制等进行了考察。并研究了与开放空间相结合的,新的步行联系方式。主要措施是把大城市街区分割为中等规模街区,形成新的步行格局。沿着控制性的南北方格形形态,引入新的开放空间系统,产生一个可达性和质量更高的物质环境。提出一个全面的土地利用策略,允许北部的公共艺术中心重新利用春天大街沿街的历史建筑。一个沿着改进后的第四大道东西步行路,连接公共艺术中心与邦克山的律师与开发商的社区。第四大道南侧,鼓励重新利用空置楼盘作为艺术家的空间,从而使更多人可以经济地利用这些区域。

  在另一个国家注册的历史街区,沿百老汇大道建造大型拉美主题娱乐区。因为,洛杉矶拥有多元化的人群,大约50%是拉丁裔或西班牙裔。这一区域的活动在白天主要是零售,夜晚转变为夜总会和娱乐区。这一新的娱乐区,能够便利地为新城市中心服务。

  与城市设计过程同时进行的,是为中央商务区做的城市中心战略规划(Downtown Strategic Planning, DSP)。尽管这一城市中心战略规划正在进行当中,但其潜力和前景却难以被再开发署的历史核心复兴战略所认可。因为,其他政府部门试图利用城市中心战略规划来为其自身的目标服务。

2、21世纪民营经济领域将在中国景观设计中发挥作用

  通过上述项目的介绍,为中国21世纪的景观设计学提供借鉴,也许显得不适宜。但实际上,历史上世界各地的社会和文化是不断互相影响的。景观设计师和城市设计师对其所服务的社会负有责任——创造,提高和延续地方“场所感”。景观设计师拥有这样的能力来研究地方感,并且可以改善地方“场所感”。采取这种方式,设计师和政策制定者可以从民营部门的项目中学习,制定关于景观设计应该采用何种合适的形式的决策。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持设计专业会变成“开发商的奴隶”的看法,但笔者相信应该可以进行革新的探索。

  随着进入21世纪,景观设计师将会更多与设计同行,各专业的工程师、自然科学家、政策制定者以及顾客等来协同工作。通过协同工作来理解项目的范围及规模和制定可实现的设计目标十分重要,能够阅读景观更是核心的能力。而能理解景观设计师与建筑师的区别,也是理解生活环瑰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在设计的时候,首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考虑现存的环境脉络。当我们第一次遇到顾客或被委托一项设计任务时,在调查现场之前,我们也许会询问许多问题它的物质空间是什么样子的,是城市、郊区、乡村,还是处女地,自然环境的质量如何,它的地形特征是什么,有哪些现存的植被,主导风来自哪个方向,使用者会来自哪些方面,这些只是在设计过程早期阶段会遇到的一些问题,它们都与生活环境有关。

  笔者同意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应用生态方法。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国持续增长的私人规划设计部门,一个景观设计师如何在这一背景下创新,对于不断发展的城市,以及从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的转变的需要,生态方法是否合适,或者是否应该有一个真正的向可持续发展的转变,并且适合中国的发展模式该是什么,现在的发展如此之快,而同时也在以同样的强度摧毁着所有过去的遗迹,我们对此是否要鼓励,这些对于景观设计师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在21世纪应当进行思考。

  本文列举的案例,也许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些设计的提示。在圣荷塞市中心复兴的案例中,设计师考虑了重新建构,更新和复兴的方式。包括探索历史以及历史和场地的关系(城市、区域、国家的历史以及任何保护文化遗产的潜力,人群的历史以及人群文化的多方面,以及自然环境的历史)。为了促进有利于私营部门经济发展的环度,我们对创造一个适合居住的,可步行的,具有高生活品质的市中心环境提供帮助。通过考察总体的特征以及其“场所感”,并努力来阅读景观,试图来创造一种“永恒”或持久的设计观念和策略。并且发现了汽车交通和步行的结构以及它们与土地利用和密度的关系,开始组织一个可以以平衡的方式来整合市中心新建成环境的开放空间系统。这种方法在当时是富有创新性的,并且会不断地随时间而发展。圣荷塞市再开发署中的设计小组,将在10年或更多时间内对这一工作进行评估,并且对市中心的物质空间质量做出结论,提出他们自己的干预与设计策略。

  洛杉矶市中心的开发密度,要比圣荷塞市高得多。在圣荷塞市国际机场的飞行航线范围内,市中心的建筑高度轮廓不得不保持在规定最低限度内,以遵守空中交通安全条例。在洛杉矶市中心,容积率从3:1-12:1不等,并且允许密度转移。例如,依靠在中央商务区的区位,密度可以通过开发商与CRA的协议,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处。在贝聿铭、福雷德(Freed)和卡布(Cobb)设计的图书馆大厦的案例中,空中权利被从珀欣广场(Pershing )(容积率6:1)转换到了图书馆大厦,允许其大致达到接近24:1的容积率并且可以相应的提高建筑高度。25%的密度奖励,也可以从国家注册的保护区内建筑上的空中权力中转移。这些机制在1990年代早期,刺激开发商在市中心建造高层建筑中十分有用。但是这些大兴土木的副产品就是衰退,楼盘空置,以及缺乏开放空间。

  在历史核心区案例中,有许多教训可以被吸取。景观设计学的力量,在城市背景中经常表现为一种倡导的姿态,景观设计师成为政治说客和开放空间发展的推动者,但这些往往是达到城市成功决策的重要因素。笔者大多数时间是在与开发商谈判,或者向官方陈述,并尽力来说服他们,使之明白开放空间,作为一种机制在复兴城市中心,改善经济投资环境,提高基本生活质量等方面的重要性。

  在民营部门的观念中,公共的开放空间,或者是一个铺地整洁的林荫公共广场,或者是一个城市绿色游憩公园,或者是两者的混合,都被视作无收益的发展部分,一个赢利期的“黑洞”。但这并不意味着房地产开发商或城市领导者不喜欢开放空间,只表明民营部门运营机制的缺陷。这还产生了一个问题——开放空间经常被作为全体公共利益的一部分而被讨价还价。对于在城市环境下工作的景观设计师来讲,我们应该倡导开放空间在城市设施当中作为满足日常生活需求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不是考虑到一个经济成本,或者关系到利益丧失及维护成本。从某种角度来讲,这种看法其实还没有从19世纪的“自然和城市规划”思想中改变多少[7]。景观设计师可以对包括人类生活的生态过程,进行更深入的观察。通过了解环境因素和各种机理,可以有助于产生一个新的景观形态。从城市化角度来看,加州可以对21世纪中国的景观设计学提供一个参照。在20世纪50年代前期加州主要的城市中,快速的经济扩张和变革的工业部门,已经产生了城市再开发和新的更新战略的需求,其目的是使市中心成为工作和居住的理想场所。笔者希望能够把21世纪中的民营部门的景观设计师的重要地位阐述清楚,并予以强调,使之可以在城市建设中持续发挥作用。约翰·比尔兹利(John Beardsley)在《我们往何处去》一文中,提出了景观设计师在新世纪当中应该应对的紧迫任务。将这些方面应用于中国以及其他正在工业化的国家相对较为容易。他还指出:“我们该如何推动退化的城市和工业景观的恢复,大多数恢复(再开发)项目采取了改善的途径,但我们在把不良环境(废弃地)改造为舒适的场所之外,还可以做什么?我们可以试一试城市农业吗?我们是否能够构想一种设计,来强调系统的资源消耗和浪费的问题,同时也可以表明导致前述问题的种种社会过程?[8]

  比尔兹利、陀布(Treid)和其他的历史学家和当代景观设计评论家,都在引导景观设计师采取一种积极的态度。尽管如此,在具体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个现实,即当景观设计学的工作与今天世界的建设作比较时,它仍然还被视作无关紧要。但是还有一线生机——景观设计师可以影响开发过程。可以断定,比尔兹利的呼吁是很有鼓动性的。他要求景观设计师通过成为开发过程中的主导力量,而更加主动地领导设计过程。“设计一个新的景观,应该考虑生活环境的各个方面,及其与社会和文化的关系。景观设计师应该强调景观不是静态和被动的,而是一个处在转换过程中的动态空间。”[9]

注释
①苗固产业,植物种植的商业化,都对景观设计专业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苗木种植业的发展是与加州景观设计发属不断寻求支持而息息相关的,它已经成为了政治游说的一部分。

参考文献
[1]美国劳动部,劳动力统计局,职业手册[EB/OL]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U.S. Department of Labor, Occupational Outlook Handbook, 2002-03 Edition,Landscape Architects, on the Internet athttp://www.bls.gov/oco/ocos039.htm (December, 2003).
[2]Rogers, E. B. Landscape Design: A Cultural and Architectural History[M].New York:Harry Abrams, 2002.
[3]California Public Resource Code Division 13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for legal statutes for the California Environmental Quality Act, http //www.leginfo.ca.gov/calaw.html
[4]California Public Resource Code Division 20 California Coastal Act, http //www.leginfo.ca.gov/calaw. html
[5]Treib Marc,Designed Landscape Forum l:Settings and Stray Paths[M]. San Francisco: Spacemaker Press,1998.
[6]Lynch, Kevin. Managing a Sense of the Region, Introduction[M], Cambridge:MIT Press, 1976.
[7]Laurie, Michael. Nature and city planning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Nature and Cities[M]. New York: John Wiley and Sons Ltd. 1979.
[8]Beardsley, John . Designed Landscape Forum l: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M].Spacemaker Press, San Francisco.1998.

作者简介
玛丽·帕多瓦(Mary G Padua)/女/香港大学建筑系教授/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会员/香港景观设计师协会会员/美国城市设计协会会员/加利福尼亚州注册景观设计师(证书号码2934)/美国景观设计教育委员会会员;
刘海龙/1976年生/男/陕西宝鸡人/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在读博士研究生(北京100871)

收稿日期:2003年7月15日
修稿日期:2003年12月4日
出版日期:2004年2月15日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以美国景观设计市场化经营为鉴,审视中国的发展 2006-11-13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