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园林网首页 > 景观频道 > 景观文章 > 景观综述 > 正文

美国城市公共空间的发展历史


来源:中华园林网   发布日期:2006-11-13 浏览次数:
 

  “城市公共空间”一般被定义为由公共权力创建并保持的、供所有市民使用和享受的场所和空间。它包括街道、广场、居住区户外场地、公园和体育场地等。在我国,对城市公共空间的研究是在大量建设实践的背景下被动进行的,很多工作停留在就事论事的实践总结的层面上。1997年在上海举办的以“城市公共空间”为主题的中国建筑学会年会和1998年在深圳举办的以“城市设计”为主题的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学术会议,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我国的城市公共空间学术研究。

  城市公共空间的研究牵涉的方面很多,有着极其复杂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背景,远远超出单纯空间美学的研究范畴。最近,作者阅读到两篇有关美国城市公共空间发展的文章,现将其编译出来,简要介绍美国城市公共空间发展历程中的几个重要阶段和事件,期望能够扩展我们对城市公共空间研究的视野,在与国外城市公共空间发展的对比思考中,探寻创造具有中国特色城市公共空间的途径。

1、市民空间

  18世纪初,每一处公共空间,即每一块由当局控制的土地,都意味着服务于公共机构,而非服务于公众。那个时期的公共用地主要是用于地方上教堂或学校的建设。

  18世纪末 、19世纪初的新建城镇,几乎无一例外地包括了为市场、操练场、码头、教堂、大学、学术机构及公众庆祝活动和集会服务的公共空间。它们都以公共的功能为标志,人们在其中从事一些公共服务工作或扮演公共角色。

  殖民地时期及独立之初,美国的复兴实践更多关注的是建筑物而非其前面的广场。按照18世纪的观点,无论广场如何的大和开阔,它的荣耀都来自于其从属的建筑物。许多城市的地图显示,在最终将矗立起的居住区中间插入小的广场,无疑意味着它被公共建筑围合,并将因此获得荣耀。但是,进入19世纪以后,这些小型广场多被当作公园来看待。从关注公共建筑到关注公共空间的转变将最终使得公共空间与城市背景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美学上的联系。

  美国人想要的是一种理性的、平均主义的和政治性的空间和结构秩序,以及公共领域和私有领域的截然分割,这导致用于休闲的、非政治性的和非公共功能的空间靠私有领域来提供,仅有的真正公共的、人性的空间是巨大的中央市民广场,在那里所有具有公民资格的人都可以聚集在一起。这是传统公共空间和当代公共空间真正的区别所在。

2、广场的衰落

  随着19世纪的临近,市民广场逐渐失去它的声望,这一点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在独立战争期间(1775年-1783年),公众庆祝的活动中心曾经是教堂的大厅、独立宫及纽约的中心草地。但是,当政治演说和政治抗议不再流行的时候,公众就开始光顾拥挤的街道、两旁植树的散步道和滨水区了。

  其它方面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这种离心运动。中产阶级家庭感到郊区和独立农庄的吸引力;新来的人(许多人是从海外来的)对原来的风俗并没有特殊的感情,在城市新区出现的教堂与原来位于城市中心的教堂之间产生竞争;铁路和工厂的出现,将人们休闲时间的活动转移到建设活动较少的城市郊区。最终,公共建筑本身也不再处于真正有权力的地位,渐渐沦落为官僚主义的办公建筑。

  尽管老的城镇和美国东部的城市仍在空间上保持中央公园的传统,但在中西部和整个大平原地区的城镇格网规划和整齐划一的街区中占有优势。其中一些城镇也提供了一到两个“公共场所”,但这些“公共场所”几乎都不位于城市的中心,因此也就很少被发现是与公共建筑结合在一起的。在很多情况下,为公园预留的大块空间不久就被进一步分割为建筑用地地块了。

  作为一条捷径,普通的美国小镇靠近主要街道建立车站和货场。铁路成为城镇的中心,而这在欧洲是绝对不允许的(在欧洲,车站往往被安排在郊区)。这样,美国城市围绕车站和货场形成了一种社会中心的替代物(仅仅服务于男性),即一种由破旧街道、批发区和马力交通组成的混合物。这似乎提供了一种不合法的、低俗的吸引物和消息发布的中心。这是一种市民能够聚集、谈论的传统城市空间的粗劣的替代物。

  人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方便到达但又与日常工作的世界相分离的空间。美国的城市居民,或是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不久就发现了一种新的、令人心旷神怡的、位于城市郊区的空间— 一种令人满意的用来放松和社交的场所,这就是墓地。

3、游憩墓地

  1831年 ,在马萨诸塞州坎布瑞奇市设计建造的M七.Auburn公墓,座落在一个由森林覆盖的小山丘上,带有步道的蜿蜒山路,迷人的草坪和溪流构成如画的景观。在山丘上有很好的视野俯瞰查尔斯河,设计采用的是当时在英国盛行的景观花园的风格。这种新型的公墓很快成为市民中流行的出行目的地。那里远离城市的喧闹,人们可以散步、独处、进行一家人的野餐。随着它的成功,其它同种类的公墓开始出现。

  这些乡间公墓,常常位于从城市出发方便到达的范围内,吸引了成千上万想出来散散心的参观者。人们或步行或坐马车到达,手里拿着参观手册,欣赏着那些墓碑及经过艺术修饰的植物和景观。他们沿着小径散步、画速写、吃午餐,甚至进行一些小型的狩猎,他们发现了一种城市从来没有提供过的游憩方式。

  这是一种新颖的公共空间,充满了令人惊奇的东西。在那里,快乐的心情是容易与人分享的,它并不只是简单的另一类空间,它是一种环境,一种新的、能够满足基本交往和体验的空间。它代表了一种对原有结构的抛弃,较少进行令人兴奋的行为的设计,反对带有历史意味的古典城市主义,并且也不赞成建筑化了的公共空间。

4、公园运动

  公园运动并不是从“大复兴”(The Great Revival)发展而来,而是受到乡间公墓的影响。这是一个关于美国如何快速和有效地满足人们对令人惬意的、健康的和美观的空间需要的例子。在公园里,城市居民能够放松自己,并与大自然交流。

  1851年,纽约立法部门授权城市用得到的840英亩土地建造公园。1858年,F.L.Olmsted在设计竞赛中获胜,并开始中央公园的建设。

  10年后 ,尽管其间受到内战(1861年-1865年)的干扰,但是美国主要的城市还是无一例外地拥有了或计划拥有一个郊野公园,许多公园都是F.L.Olmsted和他的助手设计的。

  在19 世 纪末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固定的郊野公园设计的标准。在一座大城市可达的范围内建造郊野公园的基本目的是使人们通过与自然风景的交流来获得大脑的清醒与身体的放松。这暗示了郊野公园设计的两个限制条件:首先,没有任何类型的建筑在公园中被建造,同时也没有经过设计的花园、雕像、玻璃暖房、植物园或动物园、开音乐会的树坛和电子喷泉等,流行的运动场、检阅场,为孩子们提供的球场和为划船游泳提供的设施在公园中也找不到;其次,公园应当在视线上与城市背景隔离,通过绿篱环绕构成的不通透的围墙,使得外部的城市世界永远都不会影响里面的郊野景观,不会打扰参观者寻求头脑和身体放松的体验。

  Olmsted认为郊野公园在文明礼貌、自我约束和克制方面也将影响到城市中那些可怜的没有法律意识的阶层,除非制定一些专门的公园政策强制不端行为,如禁止人们在草坪上行走。Olmsted也强调绅士行为对穷人的示范作用,尤其是人们对公园中上流阶层的参观者风度和行为的观察和仿效。

  肮脏的空气将会导致罪恶,氧气对于美德的作用就如同阳光使得花园中的花儿婉紫嫣红一样。来到公园的机会将会使得在贫民窟中长大的孩子和他的家庭在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的时候受到教育,如果剥夺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就会被周围不良的环境教化而变成病态的和充满邪恶。

  19世纪80年代,以在贫民窟中提供小的运动场为开端的“操场运动”(The Playground Movement),强调公园的易达性。市民对不同户外游憩空间的迫切需要增加了城市当局提供适当场所的压力。劝说市长充分利用已有的公园,比通过购置另外的土地来满足游憩需求要容易一些。一些实例也证明,依照原有的公园方案,可以将一些游憩设施聪明地安排在其中。

  公园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再只是作为个人与自然交流的环境,已经成为有助于公众休闲、健康,引导公民意识和增加其自然常识的环境。

5、社区和邻里公园

  在20世纪早期那个进步的年代,公众尤其是生活在拥挤的内城的工人阶级对健康、卫生及游憩机会的需求成为促进开放空间建设的根本原因。开放空间的易达性反映在市区、地区的规划和社区、邻里不同尺度空间的设计中,这些在Clarence Stein著名的Radburn规划和Clarence Perry的邻里单位思想中得到集中体现。这些受到Eenezer Howard及英国的花园城市影响的世俗目标,被建议作为工业城市拥挤不堪和环境污染的解毒药(An Antidote)。在1933年的《雅典宪章》中,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工AM,Congres Internationaux d'Architecture Moderne)强烈坚持把提供城市开放空间作为现代城市规划的一条基本原则,并指出开放空R是“城市之肺”(The Jungs of The City)。

  这样,Olmsted倾注于美国早期公园系统的市民自豪感和共和价值的观点,被转化为由CIAM和美国区域规划学会(Regional Plan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进步思想所推动的、在公共领域更加世俗化和社区化的观点。从那以后,美国城市的公园和开放空间开始与休闲、生理与心理的健康、与自然界的交流等相关联,并成为一种公共产品和服务。

  为了制定作为公共产品的开放空间的提供标准,需要对全国范围内官方采用的所有公园和游憩标准进行整理。1948年美国公众健康学会(The American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下属的卫生与健康住房委员会印制了《邻里规划》(Planning the Neighborhood)一书。这本书总结了城市区、示范地区和与地方学校有直接联系的邻里公 园对开放空间的要求。最终,这些标准成为总体规划中开放空间和社区设施确定的原则,并符合州的立法部门和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The U.S.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的“701纲要”的要求。在提升公共服务质量方面,公园部门现在更直接地参与游憩事件的策划和组织,与早期对美学特点和教化目标的关注相比,当前他们更关注公园的社会实用功能。这样,1880年按照。Imsted传统设计的St.Louis森林公园,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被改造成为集高尔夫球场、网球场、博物馆、动物园等实用设施于一体的公共空间。

  最初作为城市设计运动(AG rand Civic Design Movement)②一部分的公共空间慢慢变得更加民粹主义、更加公益性、更加官僚化,并成为理性城市规划的一部分。

6、公共领域的衰落及公共生活和空间的私有化

  在缺乏足够资金预算的情况下,在总体规划中对开放空间需求的假设只能是倡议性的,大多不能成为现实。此外,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预算缩减对于城市保持当前数量的公共空间的能力具有灾难性的影响。纽约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它拥有26,000英亩的公园,在这段时期它的维护员工缩减了将近一半。随着维护能力的削弱,公园对不合理使用情况变得无能为力,公众开始避而远之。

  最近几年 ,市场推崇者对公园和开放空间同其它的公共设施和服务的态度一样,不得对公共产品的假设提出质疑。实际上,财政拮据的城市已开始被迫依靠私人领域建造位于城市中心区的公司广场(下he Corporate Plazas)一类的开放空间。在街道衰落的同时,私有的购物中心(Shopping Malls)在美国继续容纳大量的公共生活。

  对许多观察者来说,公共领域的衰落被“私有的公共空间”的增长趋势进一步证实。“私有的公共空间”或者我们应当称之为“公共的私有空间”似乎是一种矛盾的形容法,这个术语过去一般用来描述公司广场、开放空间、购物中心和其它一些越来越流行的公众目的地环境。当然,这些私人拥有和管理的空间没有一处是真正公共的,即使它们是通过早期激励分区计划(Encentive Zoning Programs)创建的。在这些假的公共空间中有一种公共性的假设,但事实上它们是在私人领域。商店和餐馆的顾客、公司的职员、事务所的客户等公众受到欢迎,接近和使用空间仅仅是一种特权,而不是一种权利。由于这些空间设计在选址和管理政策方面的原因,大部分的公司开放空间是隔绝和闲置的,只有午餐时间人们会多一些,有时烟民们会聚集在那里。

  然而购物中心却是例外,在过去的50年里,购物中心已成为新的城市中心,并且取代美国的主街文化成为也许是今天最无所不在的和被频繁参观的场所。大多数情况下,禁止在城市中心的公共空间中进行如分发传单、政治讨论和演说、募捐或征集签名、卖家常做法的小甜饼、选民登记等典型的公共活动。购物中心并不被作为一个公共论坛,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公司广场。

  总的来说 ,购物中心、公司广场、拱廊、画廊和许多被刻意营造和主题化的场景创造了一种公共空间的错觉。在那里,威胁和对日常生活的不信任被精心地编织出来。在许多城市以步行者的安全和恶劣天气为借口,公众的代理机构规划和建设了由地下通道、天桥和步行道组成的网络来联系这些分离的公司空间,创造出一种“类似城市(Analogous City)”或者说是一种设法排除穷人和不速之客进入城市空间的城市。

7、发明的街道

  公共生活的思想同公共领域的观点和市民社会的概念是密不可分的,公共事务在公共场所被讨论和争论。

  但是公共生活的另一思想是来源于放松的愿望、社会交往、娱乐、休闲和简单地拥有一段美好时光的渴望。个人公共生活的方式是由消费文化和新的“体验经济”(Experience Economy)所提供的机会共同塑造的,这种公共生活的场景不一定是公共空。根据Ray Oldenburg的说法,这种场景被称为“第三场所”(Third Places),与第一场所“家”以及第二场所办公室和学校相对。这样的第三场所包括英国的酒吧、巴黎的路边咖啡店和德国的啤酒花园等。Starbuck咖啡店,Barnes、Nobel或Borders书店,健康俱乐部,租影煤的小店和这几种功能的综合体在美国许多城市已经成为第三场所的代表。

  法语 “flaneur”一词是指边逛边看的活动,巴黎的购物拱廊(The Arcades)被认为是这种活动的典型场所。这种拱廊是最早的私有的公共空间形式,并且也是现代百货商店、购物中心和西方世界“发明的街道”——街道被作为舞台场景的先驱者。

  今天flaneur和第三空间的恰当混合物预示了一种成功的公共生活,现在新设计的购物中心鼓励闲逛。这种方式也适用于改造的街道(Reinvented Streets),它常常从场所历史中挖掘出设计隐喻和市场修辞。它试图创造一种闲逛和消费主义的公共生活。它是在私有的还是在公共的空间中发生并不重要,公共和私有之间的界线很容易模糊,就像巴黎的购物拱廊的情况一样。

  按照早期城市设计的传统,美国的建筑师和规划师常常幻想着欧洲的城市空间,并且在美国的城市中重建它们,但并未获得成功。如果我们设计好了空间,那么活动就会发生,这种物质决定论一再被证明是错误的。人们开始注意到从强调形式到强调功能的变化。

  这种发明街道和改造场所的成功进一步证明了flaneur的价值,形式仅仅是一种舞台场景,为了容纳庆祝、事件和其它短暂的情况,它常常是易变的和装饰性的。不必再拷贝欧洲的城市形态,美国城市现在也可以成为样板。

8、全球化和通讯与信息技术革命的影响

  全球化经济造成了许多方面的紧张和冲突。这种紧张象征着地方公众对全球公司利益的无能为力;文化趋同成为大势所趋;收入的贫富悬殊正在拉大;地方及全球范围的环境质量在下降;在多种族城市社区中文化、地方性和社会特征的种种危机等。因此,爆发的示威,表达了一种缺乏地方控制的挫折感,并进一步导致了在地方和邻里层次的动员(Mobilization)行为。一个地方行动主义化(Local Activis)的例子是洛杉矶市的宪章改革,它授权组成邻里委员会(Neighborhood Counc们S)。其建立的初衷是希望更加关注地方街道和邻里可居性的提高及公共领域的共享。在一些城市,社区行动主义帮助将被废弃或闲置的地块转变为袖珍公园(Vest-pocket Parks)和邻里球场。在许多内城邻里和移民社区中街道生活已经重返社区。以邻里为基础的非赢利团体也有普遍的增加。它们负责社区品质的提高——从提供住得起的住房到促进小型商业的发展,以及在用传统的市场眼光来看太有投资风险的穷人邻里注入复兴动力和创造第三场所。

  最近的通讯和信息技术领域的革命,已经使我们自身进一步从公共生活和公共空间中分离出来成为可能。我们现在是网络空间和网络社区中的公民,关于传统的公共空间和场所的思想正在变得过时。许多人关注是否网络城市和网络场所完全排除真实场所和社区的社会生活。现在许多日常生活如工作、购物、商务交易、社交活动都可以通过Internet来实现。这也弱化了面对面联系和通勤的要求。

  事实上, 我们现在最关注的是通讯技术将给我们的生活方式带来怎样的革命,将对传统的城市形态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现在通过点击鼠标就可购物,这将会排除新的购物中心的建造吗?电子购物将会导致原有的靠语言交流的购物中心(Languishing Shopping Centers)的关闭吗?如果越来
越多的工作人员选择呆在家里,使用远程通讯联系,这将会导致地方公共空间(如社区主要街道和第三场所)的复兴吗?

  通讯技术革命也预示着进一步取消公共生活和公共领域的发展趋势。基于虚拟的生活(The Cyborgian匕ife)可能会导致越来越多的分离、逃避和社会反常行为。似乎,贫穷的人和不工作 的人(Dependent Population)的公共城市与成功人士的私有城市将会继续存在于数字鸿(The Digital Divide)的两边。

注释
①1800年,一场最终几乎遍及美国所有角落的大规模的宗教复兴行动从这个国家相对的两端发韧:新英格兰地区稳重的“第二次大觉醒”和肯塔基州蓬勃的“大复兴”(Great Revival)。体现在肯塔基州复兴行动中的主要宗教创举是野营布道会。野营布道会不同于过去的野外布道,它把野营与布道结台起来,利用马车把一个个家庭和食物及日用品运到集会的地卢(河畔或林中空地),让人们在那里开始野营生活,然后以营地为布道场进行布道。州门对这种新型的布道方式极感兴趣,参加者可以在极度六庙的状态下高唱赞美诗,狂欢乱舞,持续几天的野营生活,亲褚于、刺激、充满了宗敖清。通过这种新的布道方式,教徒人数有了很大的增加。在短短三年里,仅肯塔基一地就有上万名教徒受洗。
②这里应当是指美国的城市美化运动(City Beautiful Movement),它的影响主要是在1893年的芝加哥博览会到1909年美国第一届全国城市规划会议之间。Civic Design是城市美不也的个重要方面,它将城市作为一个整体是为社会公共目标而不是为泞体的利益进行统一的设计。城市设强调纪念性和整体形象及商业和社会功能。因此特别强调户外公共空间的设计,把空间当作建筑实体来塑造。并试图通过户外空间的设计来烘托建筑的及整体城市形象的堂皇和雄伟。参见俞孔坚《国外“城市美化运动”之于中国的教训》一文。

参考文献
[1]王旭.美国城市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2]Nathan Glazer & Mark Lilla.The Public Face of Architecture:Civic Culture and Public Space[M].New York:The Free Press,1987,276-291.
[3]Tridib Banerjee.The Future of Public Space:Beyond Invented Streets and Rein vented Places[J].APA Journal,2001.

作者简介:张翰卿,男,注册城市规划师,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讲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在职博士研究生.

收稿日期:2004年11月26日
出版日期:2005年2月5日

 


作者:佚名

 

Google
 
责任编辑:中华园林网 
发表评论】【景观论坛】【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美国城市公共空间的发展历史 2006-11-13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